#SPN##SD# Tarot (之前说的塔罗牌相关梗,第一章未完)

Chapter 1 愚人

 

       花格衣,尖头鞋,圆鼻头,大笑脸。

       小丑给了你一支棉花糖,那滋味真香甜。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到这儿来。”Sam用力地关上车门,带着一脸不情愿的表情,“这个主意蠢透了。”

       “哦?我以为你已经不怕小丑了,在你已经亲手杀了那么多个了!包括以前那些被你拆了的小丑玩具,sorry,我不太记得那是谁的了。”Dean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如果你再敢那么对我的宝贝儿的话我绝对饶不了你!”

       Sam觉得自己肯定没有能够控制好表情,因为他哥又瞪了他一眼,带头钻进了密集的人群里。

       他们正在佛罗里达,事实上他们是半路拐过来的,原本的行程是要去密苏里,Bobby在那边儿给他们找了个案子,然而几乎是刚从路易斯安那州出发他们就遇上了现在的这个案子——如果这真的靠谱,那就是有一个四处作乱的小丑,正把他们引离原始路线。

       Sam也拿不准这个小丑是否是在针对他们。但一旦他们在一个地区查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了,一切恶作剧就彻底停止,一天之后同样的恶作剧发生在几十英里之外的地方——这也太巧合了。

       总之他们现在来到了坦帕,而Dean觉得他们已经很接近目标了。

       

       这家游乐场不算大规模,就像每一个小城市会有的那种供小孩子打发时间的地方,一大块场地空着,一个老旧的帐篷支在那里。“马戏团即将回归!”这块牌子被用帐篷破损的布料捆在它自己身上,看上去有点儿滑稽。摩天轮吱吱嘎嘎地在人们的头顶转着,售票处排着的队伍很长,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耐心——一个中年男人把口香糖吐在了Sam的鞋上。

       “看什么看?!”在Sam还没有开口说话之前中年男人先恶狠狠地开口,“别想插队!小子!”

       “我什么都没想做。”Sam说,他不想惹事,“你得往前走了。”

       他还忙着观察,这里没有一个地方是用于小丑表演的,并不是所有的游乐场都喜欢小丑表演,他们有的时候会吓哭小孩子,而游乐场里小孩子的哭声是很能令人不舒服的。也许这里根本没有,只是Dean弄错了,虽然这里看上去确实和他们之前到过的所有现场十分相似——规模不大,破破烂烂,小孩子出奇地多。

       “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当Dean向他迎面走来的时候Sam飞快地说,“没有马戏团,没有小丑表演,连鬼屋里都只有面具鬼。”

       “真的吗?”Dean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看看这个!”

       他手里是一打宣传单。

       “周日酬宾!每周日下午2点到4点,我们为10岁以下的孩子们提供免费的棉花糖和汽水,届时请家长们带着你们的小宝贝找穿花衣的小丑们领取!”

       宣传单做得太……简单了,黄色背景配上巨大的小丑图片,这些图片有点醒目,好吧,每个人都会在这个单调的游乐园里注意到它们的。

       “你猜怎么着?上周末是第一次实行这个什么……酬宾计划,两个小孩儿在广场区跳了一下午的圆圈舞。”

       “你是说……”Sam皱着眉头,他把宣传单举起来,“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家伙?”

       “谁知道是不是他。这种图片在网站上多了去了,你知道,那些网站弹窗……啥的,烦死人了。”Dean做了一个不耐烦的表情。

       好吧,还是小丑。Sam又看了一眼那些宣传单,然后随手把它们扔在了地上。他觉得经过罗刹事件之后他对于小丑的抵抗能力应该有所提升了,但事实证明,还没有提升到他想要的那个水平。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今天是星期五,兄弟,我们就在附近找个汽车旅馆,睡睡觉,看看日间节目,然后等到周末。”Dean动了动他的眉毛,“我可不想再让这家伙溜掉了!”

       “听我说,Dean,如果这次我们还不能抓到它,我们就掉头去密苏里。”Sam语气坚决地说,“它到现在也没有害过人——我是说,杀过人,也许我们不应该真的去,猎捕它。”

       Dean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耸了耸肩:“我同意,我们让Bobby等太久了,这可不是个好主意。不过如果我们不能得出点儿结论的话,跟Bobby提这件事的时候可就糗大了。”

       “我们总能得出点儿结论的。”Sam说,他送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小丑,他没什么应付不了的——小丑他也是能应付的,只是,呃,有点儿心理障碍。

       在他思考的时候Dean开始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在他们头顶上转悠的巨大轮盘,Sam抬起头来的时候Dean也没能把视线挪开。Sam几乎要忘了,Dean的恐高症也够离谱的,那次不妙的飞行体验更加深了Dean的恐惧,他发誓他看到了Dean小小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Hey,Dean,现在还不算太晚。”Sam说,当他哥把目光从摩天轮挪到他脸上的时候他笑起来,“我们去坐两圈摩天轮怎么样?”

       

       浴室的水声哗啦啦地响了……可能超过一个小时。Dean赌气的方式总是非常,独特,以Dean的方式,比如说现在,他致力于用光汽车旅馆的热水。这是不可能的,Sam在登记的时候看了一下那块竖在前台上的小牌子:“随时为您提供热水,我们使用太阳能热水器。”Dean肯定没有注意到这个,更不可能注意到汽车旅馆顶上安装着的太阳能装置。

       再继续下去他只能把自己闷死在浴室里,或者被淹死。

       “Dean!”Sam确保自己听起来是心平气和的拍了拍门,而没有把笑声漏出来,“你不能再洗了,热气都从门缝里往外冒了,你会把自己憋死的!”

       “我不会的,Sam,你准备好和凉水共度浪漫之夜吧。”Dean干巴巴地说,他听上去没什么精神,Sam觉得他应该是快睡着了。

       “你不能在里面睡。我不想踹开这扇门——这意味着我们要赔,而且我也不想冲进去看到你的裸体!”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介意这个!你又不是没见过!”

       这倒是事实,当然了,他们是兄弟。小时候都是Dean在照顾他,帮他洗澡什么的。他们互相都看够了——Sam想,可能也不是那么足够,不过也……差不多了。

       他又倒回了床上,思考他们的这个案子。他们为此耗费了半个月,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这个小丑执着于恶作剧,闹腾得一整个城镇的人每天都在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冲到街上去跳性感肚皮舞或者把番茄酱倒在老板的咖啡里。

       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就像一个好奇心严重的孩子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会怎样发生。

       如果做这些事的不是个小丑的话,Sam大概还是乐意和他见一面的,也许会挺有趣。

       Sam在床上躺了十几分钟,无聊的几乎就要睡着,然而Dean仍然没有从浴室里出来——这不是个好兆头,也许Dean真的在里面睡过去了,或者被水汽蒸昏过去了,无论是哪种发生了都不会是Sam愿意看到的结果。

       “Dean?”Sam躺在床上喊了一声,用一只胳膊撑起自己。没有人回应他,而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仍然在继续。

       “Dean!”

       他几乎是从床上跳了下去冲到了浴室门口,他转动了一下门把手,那玩意牢牢地锁着,接着它踹了一脚,门仍然不动。Sam换肩膀去撞,而门就像卡住了一样,甚至没有震动一下。

       这是件怪事。没有哪间汽车旅馆的浴室门能结实到Sam撞开——他这段时间大概又拔高了3公分,Dean觉得他马上就能壮得跟熊一样,他却没法撞开一扇汽车旅馆的塑料门?!

       “Dean!你还醒着吗?!”Sam又喊了一声,仍然没人回答。

       好吧,他能找到工具的,他们的工具包在这儿,里面有Dean的枪。他能轰掉门锁——现在Sam懒得思考是不是会有人听到枪声,到时候他总能编出一个解释来的。

       他从Dean的工具包里翻出了枪——里面一团糟,什么都有,衣服揉成一团就随手扔进去,火柴、打火机,就好像从来不用担心它们是不是会自己烧起来,上帝,这种情况下里面还有枪!

       没有时间想太多,以后有的是时间纠正Dean这些要命的坏习惯。Sam拿到了枪冲着门锁就是一枪——然而他立刻听到了一声惊叫,不是从外面传来的,而是浴室里面。

       “Damn it!Sam!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Dean?”Sam犹豫着,“你没事吗?”

       “当然没事!”Dean重重地喘了一口气,“你是疯了吗?在这里开枪,嗯?”

       “我刚才喊了你好几次,你都没有听见?”Sam放下了手里的枪,“我还撞了门。”

       Dean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疑惑:“你是认真的吗,伙计?”

       “就好像我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似的。”

       “我什么也没有听到。”过了一会儿Dean才慢吞吞地说,“除了枪响——该死的,你真的差点儿吓死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昏在里面了……”Sam说,门被打开了之后浴室里的水蒸汽飞快地散去了,他才发现Dean一只手正捞开浴帘,完全的。“也许我们可以等你穿好衣服之后再说。”

       Dean愣了一下,紧接着愉快地笑起来:“我得说什么,Sammy?意外福利?”

       “闭嘴,Dean!”Sam飞快地关上了门,根本没管那扇门在他背后又猛地弹开了。

       该死的。

       该死的浴室门和Dean的笑声。

       该死的太阳能热水器。


-TBC-


  SPNSDAU  
评论(7)
热度(17)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