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J2乐团梗,小提琴手AU,目测HE,第二章)

Chapter 2

 

       他们的假期比计划中的要长一点儿——好吧,长到了几乎可以打乱他们所有的计划。假期进展到第六天的时候Jensen接到了Peter的电话,告知他不用忙着赶到芝加哥:“Eric被扣在德国了,他要是不能把自己捞出来,我们可以干脆每个人写一张选曲的单子来抓阄。”

       “发生了什么?”Jensen还没有彻底庆幸,他还拿着被当做早餐的一个隔夜的面包,“Eric怎么会被扣在——”

       “他不小心把自己的护照夹和包热狗的锡纸一起冲进了厕所里——不要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Peter听上去心力交瘁,“只要被闹出什么负面新闻就好。”

       “放轻松,不过是护照的事情,Eric又不是偶像歌手,没有人会关心他在厕所里做了什么的。”Jensen安慰他,“谁没有丢过一次护照啊?”

       Peter叹了一口气:“但愿如此。”

       之后他们又简短地聊了两句,没谈什么正经话题,Jensen觉得Peter会被Eric整到心力交瘁然后直接甩手不干,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他就不知道了。

       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假期又延长了半个月,如果Jared知道了这个消息大概会开始考虑要回多伦多过新年了,那么他就得独自在了洛杉矶再待半个月。Jensen的朋友们大多已经结束假期回归工作了,过去的六天里陪着他的只有Jared。如果Jared也要走——这个他得仔细想想,也许他自己一个人也能过的有意思,嗯,在家里练练琴什么的。

       Peter那通电话来的时候Jared还在睡觉。前一天晚上他花了一晚上时间来玩吉他英雄,只为了打破Jensen之前的记录,天快亮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做这件事,倒在地毯上睡了个昏天暗地,Jensen不知道这件事,还以为他是在客房里睡了,早上刚起来的时候差点儿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谢天谢地,他没穿鞋。

       等Jared肯从床上爬起来了之后再跟他说这件事吧,不是什么需要着急的事情,没必要为了这个而浪费睡眠。Jensen想,把面包叼在嘴里,开始收拾被Jared丢了一地的Wii。

       

       然而Jensen并没有在第一时刻把假期延长的事情告诉Jared。直到中午Jared才磨磨蹭蹭地起床,黑眼圈挂在脸上,憔悴得像是被人揍过一样。Jensen刚拿到点好的外卖就看到他慢吞吞地从二楼下来。

       “嘿……”Jared打了个哈欠,“早上好。”

       “已经中午了,亲爱的。”Jensen腻兮兮地说,“冰箱已经彻底空了,只剩下昨天晚上你开始玩游戏之前喝了的那半瓶啤酒——你是长了个铁胃吗?”

       “哦……”难得的Jared没有立刻反驳他,“所以你想说什么?我们下午应该去一趟超市吗……?还是你终于要学习网上购物了?”

       Jensen翻了个白眼,跟刚睡醒的Jared对话有些困难,平时他们总是挺合拍的,只有这个时候交流无能:“赶紧去刷牙,上帝,我在这儿都能闻到你嘴里的味道!”

       他当然闻不到,他只是想看Jared用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盯着他,然后把左手放到嘴边呵了口气。

       “woo——”

       Jared的表情不太好,这真是太有趣了!

       他现在应该开口了,告诉Jared他能有半个月的时间待在多伦多,和他的父母一起,还有他的两条狗。因为巡演的关系Jared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的两个小宝贝儿了。上个星期他还看到Jared从手机里翻它们的照片来看呢!

       好吧,可能再过一会儿。Jared现在还不清醒,不是吗?Jensen对自己说,把外卖盒拎到了厨房里,披萨被放在餐桌的正中间,还有两份意面和沙拉,另外还有三明治。Jared没有吃早饭,所以中午他会吃很多,如果可以的话他连桌子都能吃掉。

       明天这个时候他可能就要自己吃午饭了。

       Jensen有点儿不愿意去想这个,他得好好想想应该怎么说才能让Jared不会误以为自己更希望他留在这儿。Jared是会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而放弃回家这事儿留下来的那种人,他一直都是——这已经发生好几次了。之后他总会发现Jared还是很想回家的,只是在Jensen面前就不表现出来。这实在太糟糕了。

       现在看起来乱糟糟的人已经变成了Jensen,他差点儿把三明治连同包装一起扔进了盛着意面的盘子里。现在他有些相信Eric会把护照夹和锡纸一起冲进厕所的事了,人在精神恍惚的时候没有什么干不出来,而但凡演出结束后的Eric的精神状态都——大家都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过了一小会儿Jared从浴室回来了,看上去比之前好了一点儿,起码眼睛完全睁开了。他走近餐桌,像动物似的动了动鼻子:“别告诉我你还没换一家外卖来订……你就不肯试试中餐吗?”

       “怎么了吗?这家送的比较快!”Jensen嘴硬着说,他把外卖单都塞进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只有这个贴在他的沙发后面。

       “Huh——”

       “闭嘴,Jared。”Jensen说,最后从包装袋里掏出塑料叉子,“这玩意儿我们不要,你去拿一下叉子行吗?”

       “我觉得你有点儿不对劲,Jensen。你没睡够吗?”Jared靠着料理台伸长手臂够着了放叉子的架子,“你到现在还没看我一眼呢!”

       “我看你了,你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我还看到了你被自己熏昏过去的那个表情。”Jensen干笑了两声,“一如既往的棒。”

       “算了吧!”Jared说,“你一要瞒着我什么事儿的时候就是这样,上次你发现自己把我那套谱子不小心当垃圾扔掉的时候也是这样,一晚上都没正眼看我!”

       “够了,赶紧过来吃饭,不是什么大事,我慢慢跟你说。”Jensen哼哼了两声,他讨厌Jared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就好像Jared是一条在他肚子里住了十几年的蛔虫似的。

       

       “你是在开玩笑?!”Jared突然放大了声音。

       看吧,我就直到Jared会如此兴奋,Jensen想,现在他们需要思考的事怎么把Jared那只巨大的箱子也弄回多伦多去,或者他们可以只收拾出来一部分东西,Jared也许不需要那么多,剩下的可以留在他这里——他们之前这么干过,效果不错,除了某些东西后来悄悄地变成了他们共用的。

       “我真难想象!”Jared几乎要笑起来了,“你就为这个不理我!”

       “我没有不理你,事实上我一直在跟你说话。”

       Jared还是一脸要笑死的表情:“上帝啊——Jensen,你的智力是在我睡了一觉的过程中被睡神偷走了吗?”

       “你什么意思?”Jensen眯着眼睛看他。

       “我当然不会回多伦多,我说好了要跟你一起过完假期的!”

       “但是没有这个必要,不是吗?你想回家,现在你有时间回家了!我可不想半个月之后你又每天把手机捧在手里不放地看你的狗狗或者霸占我的电脑和——”Jensen住嘴不说了。

       “得了吧,我答应过你的。让你一个人在洛杉矶过完假期的话你会哭昏在床垫上的。”Jared说,他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把一大口意面塞进了嘴里,“跟你待在一起又不是我的第二选择。”

       Jensen这次真正的犹豫了一下,他需要思考一下Jared这句话想要表达什么的——但他现在不是很能思考,他紧绷了一上午的细胞一下子都放松了,大概不足以支撑他做完“思考”这么艰难的事。Jared不会回去多伦多,也就是说他们能一直待在一块儿,无聊地窝在沙发里看碟或者翻出一张最不熟悉又最复杂的谱子看谁能不拉错一个音。也许还有什么别的更好的选择,他还没有想到——

       “也许我们能用这个假期去趟夏威夷什么的。”Jared说。

       “——What?”

       “夏威夷。”Jared说,“你该运动运动了,阳光沙滩大概挺适合你的——不过你得多带两件T恤,真的,你的小肚子快要遮不住了。”

       ……

       Jensen还是决定不告诉他,刚才他从三明治上扒下来的那张粘着奇怪酱汁的三明治包装纸曾经在他吃过的那碗意面里滚过这个事实了。


  J2AU  
评论(2)
热度(17)
  1. PETH亚洲善待鹰眼组织总部无人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给。我。更。啊。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