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Room Or Home(ASK应梗,OOC严重严重严重,拆迁队Sammy&钉子户Dean)

ASK上的点梗 

原梗【来向太太求梗~和基友想过的拆迁队Sammy&钉子户Dean,不求长短蠢萌就行wwwww】

写的不蠢不萌真的对不起!!

文题没啥联系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Room or Home

         Dean被车子发动机“突突突”的声音吵醒了,一整个月来都是这样,Dean觉得自己已经要习惯了,他在施工队的吵闹声中洗漱完毕,咬着面包慢吞吞地打开了门。

         路对面原本有的一排公寓已经拆光了,原本生机勃勃的小花园被碎石埋了一半,那伙该死的拆迁工还在那片废墟上敲敲打打。

         “嘿!早上好,Dean!”一个带着橘色安全帽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高个儿男人在路对面冲他挥了挥手,那是Sam,这个施工队的头儿,之类的。反正Dean看见剩下的那些人都听他的,但他和其他人做同样的工作,手里拎着大锤砸倒一面墙什么的。Dean和他已经有点儿——不对,已经很熟了。不过他不确定Sam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才跟他混得这么熟,估计他的工作生涯中还没有碰到过像Dean这么难缠的家伙。

         “早上好,Sam,你要进来喝杯牛奶吗?”Dean咽下了一口面包,Sam正离开了他的同伴们从路对面跑过来,等他到了Dean的房门口,Dean觉得一座山把他一天的阳光都挡住了。

         “嘿!”Sam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周末过得怎么样?”他摘掉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被帽子压得乱蓬蓬的卷发。Dean把自己从门口挪开让他进门,转身走进了厨房,拉开冰箱门拿出了一罐牛奶:“你觉得呢,Sam?会有姑娘愿意来这个鬼地方吗?看外面光秃秃的那样儿!而且还没有电视信号!谢谢你们!”

         “还是不肯搬走吗?”Sam在餐厅的方桌前坐下来,“下星期就是施工的最后期限了,你应该快点儿找个房子搬出去,不然只能被赶走了。”

         “这个房子不是我的!”Dean没好气的说,“我已经说了几十次了,Sam,Bobby还没有回来,我没钱雇搬家公司,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Bobby让我给他看着房子,难道我要一走了之让他回来看到一地的碎砖渣滓?”

       “我还是很难想象……你的房东就把房子交给你,然后就了无音信了?已经两个月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你不担心吗?”

         Dean翻了个白眼:“Bobby又不是个三岁小孩,当然不需要我来担心——谁知道他现在在哪儿?这都取决于那个英国佬喜欢到哪儿度蜜月,去他的Crowley!”

         “但是下周之前我们就要把这儿拆掉了,你总得找个新家。”Sam说,把下巴搁在了桌子上,等着Dean把牛奶煮开然后倒给他,“我不能把你扛在肩上抬出去。”

         “你想得美!我说过了,这是我住的房子,但不是我家,这是Bobby的家,而我负责替他看着。”Dean走过来狠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又小心翼翼地将奶锅里热气腾腾的牛奶倒进杯子里,“我会尽快联系上Bobby的,如果他肯抽出旅行中的哪怕两分钟时间给我打个电话的话。再说了,没有我在这里,谁每天给你喂牛奶?!”

         Sam笑了起来,笑容明亮得有点儿晃眼。Sam真心高兴的时候总是笑得很好看,那双棕绿色的Puppy eyes同时闪烁着惹人怜爱和慧黠两种光芒,Dean觉得自己很难想象有什么机会能让他认识这样一个人,也许他再也没有机会认识这么一个人了。

         一想到这个让他心情低落,手里的奶锅摇晃了一下,一些牛奶洒在了桌上,他甚至没有理会这个,拿着空掉的奶锅转回了厨房的水池边,然后再次打开了冰箱:“还要点儿别的什么吗——哦,我只剩下松饼了。”

         “不用那么麻烦。我还得回去工作——他们都说我消极怠工了。”

         “我倒希望你继续消极怠工,”Dean瞪了他一眼,走回来坐在Sam的对面,“而不是每天计划着怎么把我从房子里赶出去。”

         “我没有!”Sam摊开手,“我发誓!”

         “我又不是白痴,你的工作是拆掉这里,而只有我还赖着不走!我可不会傻到以为你每天到这儿来只是为了喝牛奶,上次给你的那块三明治还是隔夜的。”

         Sam的表情变得有些诡异,加上他嘴边儿一圈白色的牛奶痕迹,让他看上去有点儿搞笑。

         Dean板着脸:“你这幅表情真是——我就知道自己说对了。”这个表情能说明所有问题,所以他的大脑自动过滤掉了搞笑的部分,只留下了他不愿意相信的那些东西。

         “那个是三明治真的是隔夜的吗?”Sam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上帝,为了那个我拉了一晚上肚子!”

         “哦——”Dean没预料到他听到的东西,他愣了一下,“I’m sorry,我以为它是新鲜的,直到那天晚上我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它的包装!”

         Sam苦笑了一下:“真难想象你一个人是怎么过的……你的房东怎么会允许你自己看他的房子?”

         “在这方面我是专业的,亲爱的,让你失望了!”Dean敲着桌子,“喝掉这些然后回去干你的活儿!我还要无聊的过一个上午,无聊的吃个午饭——今天没有你的份——无聊地过一个下午然后跟啤酒和右手一起上床睡觉!明白了吗?我是专业的!”

         Sam忽然有点儿脸红。Dean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太直白了,上帝。他们都有些尴尬,Sam飞快地喝掉了他的牛奶,最后一口,完全没有顾忌会烫到舌头和喉咙。

         “嗯……well,谢谢你的牛奶。”

         “嗯哼。”

         气氛真是太糟糕了,Dean想,他看着Sam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周围的牛奶痕迹,这让他有点儿烦躁,想赶紧把Sam赶出去。

         但是他没能成功,他们在门口又犹豫了一会儿,磨磨唧唧的Sam简直跟个女孩儿似的,也许女孩儿都比他爽快。Dean猜测着Sam究竟在为什么犹豫,而路对面传来一声响亮的“DO IT”,把他们俩都吓了一跳。

         “闭嘴!!”Sam扭过头喊了回去,路对面又是一阵笑声。“嗯……谢谢你的牛奶。”

         “我想你已经说过一次了。”Dean说。

         “哦。”

         再次沉默,Sam还是站在那儿没有挪开。

         “我会——”

         “我想——”

         沉默的下一秒,他们俩就同时开口了。真是狗血临头,Dean想,他想干脆把Sam的脸拍在门板上结束这尴尬的场面,但他不能,当然不能。

         Sam咳了一声:“呃,我是想说,嗯……如果,如果你暂时不能找到房子的话可以搬到我家去住。”他几乎没有停顿地说,说完之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紧紧地盯着Dean的脸色。

         而Dean只是充满怀疑地盯着他:“你是说真的吗?还是这是一个你新发明出来的赶人手段?”

         “我是认真的。”Sam说,“嗯,认真的。”

         他们几乎是互相瞪了一会儿,Dean赢了,因为他眼睛比较大——不,不是这样,中途的时候Sam退出了互瞪的这个比赛,他转开了眼神,开始东张西望。

         “——OK.”Dean最后说,努力做出了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你介意周末过来帮我搬家吗?我不能找搬家公司,Bobby有些比较难解释的……你知道,东西。”

         Sam皱着眉头:“当然没问题,不过,什么东西?”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Dean清了清嗓子,“所以,我不耽误你工作了……你够消极怠工的了。”

         然而Sam正用一种纠结的表情对着他。

         “我——”Dean想开口说话但没能成功,他门口那个大个子的脑袋飞快地靠近了他的,他的脖子被一只手托住了,而这些动作几乎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该死的,这是个——这是个吻!

         Dean觉得自己要骂人了,但他的嘴被堵着骂不出来——而且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Sam的吻技堪称一流,比他交过的所有女朋友都要好,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他们的嘴唇粘着不分开。

         这当然不行!绝对不行!他是有原则的!

         “等等——”Dean发誓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发紧得像情欲泛滥的哼哼,“这儿不行。”

         “所以……?”Sam眨了眨眼睛,“所以可以留到晚上再做吗?我是说,嗯……你介意……”

         “我们得晚点儿讨论这个问题,Sam。”

         Sam有些失望,他再次迷惑地眨了眨眼睛,然后稍微往后退了一些,手还停留在Dean的脖子上:“那么今天……”

         “你要过来吃晚饭吗?”Dean问,“我能做点儿汉堡什么的。”

         “当然!”Sam立刻回答,然而他又仔细想了想,“难道就不能去我那儿吗?我们可以顺道去超市买点儿……你知道,做饭的东西。”

         Dean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了Sam的身后有条尾巴正在期待的甩来甩去——不,这当然不是真的,但Sam的眼神在说明这个,他的手还搁在Dean的脖子后面,手指轻轻地抚弄着他的耳朵后方。

         Fuck!

         “回去干你的活!”Dean板着脸说,“结束了再来找我。”

         “好吧……”Sam终于退到门外了,“那……”

         “我去收拾东西。”

         Dean这回终于把门拍上了,感谢上帝,或者圣母玛利亚,或者随便谁。

         这简直比Bobby的军火库还难对付。

 

         “你是认真的吗?”Sam再次问,“要把这些玩意放在……家里?”

         “如果我没把它们收好的话Bobby会跟我拼命的,我是认真的。”Dean说,然后把另一个箱子丢进了Sam的后备箱,“书留在前面,如果你看的入迷了不要怪我。”

         Sam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开始帮Dean做最后的收拾——他真的很难想象Dean死活赖在这儿不走是因为这间房子的地下室里藏着一个军火库。但正如Dean所说的,他在这方面是专业的。

         “OK了!终于可以回家了!”Dean揉了揉腰,把后盖合上,冲Sam露出一个笑容。

         “看来下周我终于能结束这个最漫长的工程了。”Sam没忍住吐槽了一句,换来了Dean的一个白眼,但这也无所谓。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漫长工程,他根本没可能和Dean遇到。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无情,真的无情。

         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退路,除了和Dean一起走下去,他想象不出自己今后的人生还能有什么别的路可走。

         


  SDSPNAU  
评论(7)
热度(33)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