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mn magic(Ask应梗,不能好好控制自己魔法的小Sammy)

The damn magic

 

         和普通的八岁小男孩需要担心的事情都不在SamWinchester需要担心的范围内。事实上普通的八岁小男孩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事儿,他们的父亲会在放学后陪他们打球,母亲会搞定他们因为打球而弄脏的衣服,并且给他们准备喜欢的晚餐,只要性格不是太古怪,男孩子在学校里总是很容易受欢迎。

         然而事情到了Sam Winchester这里就出了点儿麻烦。首先,他的家庭总是显得糟糕——酗酒又经常不在家的父亲,替父亲看护他的哥哥,Dean,但Dean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呢!Well,他可能和一般的十二岁男孩也不太一样。Sam觉得他们家大概凑齐了这个世界上能够聚集的所有怪咖,但最糟糕的还是他自己,不是所有的八岁男孩都会魔法的。

         没错,我们讨论的就是,那个魔法。

         Sam能做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他火冒三丈的时候屋子里的所有物件都在震动,他能改变汽车旅馆里那该死的淋浴器的水温,如果晚餐餐桌上的食物是他不喜欢的东西……这个Sam往往无能为力,有时候他只能把它们烧成焦炭。

         Dean有时候很喜欢拿这个跟他开玩笑,“我们家出了个小巫师”之类的。Sam有时候真的讨厌Dean用这个跟他开玩笑——他只希望做一个正常小孩,会相信床底下藏着怪物之类的这种鬼故事,会想要集齐一套兵人。

         “Sammy,我需要水更热一点!”Dean在浴室里喊,这是他最近爱上的一个游戏。当然了,即使Sam不按照他的话去做也不会发生什么,Dean一如既往的恶劣玩笑,他们的生活太无聊了,除了电视机里更无聊的日间节目没有任何消遣,他们总得给自己找点儿乐子。Sam在大部分情况下默许了他的这种玩笑,甚至有时候真的会帮Dean多弄点儿热水。不过他控制不住这个,他的“魔法”(如果那真的是魔法,John没能够验证出来他的魔力是从哪儿来的,也许他们家刚好带着巫师的隐性基因什么的)。好几次水都跟直接烧开了,Dean会被烫到“嗷”的一声从浴室里蹦出来——这也挺有趣的。

         但是他现在没有开玩笑的心情。Sam刚从学校回来没多久,这是他开始被允许去上学之后换的第三个学校了,一个朋友都没有,单调得令人郁闷。

         “晚饭是什么,Dean?”

         “苹果派,还是你想吃剩下的那点儿不知道有没有过保质期的麦片?”

         Dean的语气超自然,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白天去上课,晚上回来给Sam搞定一些日常生活上的问题,做饭、洗衣服,或者诸如此类的什么。他们没有什么机会去超市,汽车旅馆总是远离超市,而John明令禁止他们偏离上学路线哪怕五米。周末John会带他们去采购,买一堆即食食品,Dean要做的就是在Sam饿了的时候打开它们。

         而Sam讨厌苹果派,讨厌麦片,讨厌所有的即食食品。

         “我们就不能吃点儿别的吗!”

         “Well,你想吃什么,小天才?”Dean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了,用力甩着脑袋想要甩掉头上的水,“为什么你就不能变出一桌饭来呢?”

         “如果我可以的话我早就这么做了。”Sam闷头坐在沙发上,汽车旅馆的沙发硬得跟石头似的。

         Dean低头看着他:“好吧,如果你想吃点儿别的什么,明天放学之后我们去一趟超市。”

         “然后被Dad狠揍一顿?”

       “你就不能用你的小魔法让Dad的拳头变得轻一点吗?!”Dean装模作样地瞪起了眼睛,“或者让他变得好脾气一点儿?”

         Sam回瞪着他:“说的就好像我能控制得了似的。”

         “你可以的,小天才。”Dean说,他转过身去了,开始从柜子里摸索麦片盒,“你还需要训练,但早晚可以的。”

         “我觉得我就像在演绿野仙踪。”

         “说到这个——”Dean咧开嘴笑了起来,“你把你的红宝石舞鞋藏到哪儿去了,Dorothy?”

         好吧,Dean又开始说那些自以为有趣的玩笑话了。

         “哇哦!!”Dean怪叫了一声,“嘿!Dude!你能别甩这个碗玩儿吗?!牛奶都洒出去了!”

         “我没有——”Sam扭过头去看他,他正在把装着麦片的那只碗牢牢地捧在手里,并且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幅度——他系在腰里的那条浴巾正摇摇欲坠。

         “——该死的!”Dean又喊了一句,现在他不用担心浴巾的问题了,它已经紧紧,紧紧地缠在了他的腰上。几乎能把他的胃从肚子里挤出来,反正他是这么觉得的。

         “Sorry!”现在Sam已经完全没法自己生闷气了,事实上他想笑得不行,他在沙发上原地转了一圈,扒着沙发的靠背,完全掩饰不了脸上愉快的表情。

         Dean的浴巾终于以完全合适的方式缠住了,他松了一口气,然后发现倒进碗里的牛奶还是流了出来,从胸口一路流下去,到和浴巾相接的地方看不见了。

         “拜你所赐,Sammy。”Dean难得使用了一种一本正经的语气,“我得重新去洗一遍,而刚才我已经把热水用得差不多了,只够你洗。”他盯着趴在沙发上的Sam,最后翻了翻眼睛,“好吧,我用凉水。”

         那只碗又被放回了橱柜上,麦片盒子的旁边。

         “我可以帮你烧热水。”Sam让自己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看着Dean,“但我不能保证不烫到你,你知道,我不能控制这个。”

         Dean皱着眉头跟他对视了五秒。

         “成交。”

         没一会儿浴室里又响起了Dean舒服的哼哼声,看来热水的温度令他很满意。

         好吧,Sam想,有时候他也不是那么讨厌他那该死的魔法了。


  SDAUSPN  
评论(2)
热度(25)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