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J2醉酒梗)

Come

       Jared没想到他会在酒吧碰到Jensen Ackles,哦,不对,是他没想到会在头一次违反规定溜进酒吧就撞见了那个出名难搞的Jensen Ackles。

       该死的上帝,真是待他不薄。

       大概是他命中注定该当个不做任何出格事的nerd,然后在晚上9点钟之后也仍然趴在图书馆里——尽管Jensen应该不是个快嘴,但如果Jared被他发现,也能被念上两个月。

       或者他根本就不应该这么想。

       Jensen就像有心灵感应似的转过头来看到了他。

       “哟!”

       好吧,好吧,上帝根本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不然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嘿,Jensen。”Jared走过去犹豫地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被上下打量了一遍——天知道Jensen已经在这里喝了多少轮,他看上去已经挺醉的了,绝对不止微醺的程度。

       “你真的是Jared Padalecki?”

       “说实话,我也希望我不是。”Jared干巴巴地说。

       Jensen哼哼着笑了起来。

       现在Jared确定Jensen确实是喝醉了,不然他根本不可能这么笑。事实上平时的Jensen看上去有那么点儿严肃,起码对他不熟悉的人——现在周围可都是他不熟悉的人,结果他笑得跟只猫似的,Jared几乎能看到他那条舒服得甩来甩去的尾巴。

       如果猫会笑的话。

       “我可以请你喝饮料。”Jensen眨了眨眼睛,“但得是没有酒精的。我猜你不想头一次溜进酒吧就被赶出去?”

       “你说真的?”Jared在吧台旁边坐下来,挨着Jensen,“我还以为我会被你赶出去,然后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都听到你在说这个事儿。”

       “不,当然不会。接下来的一个学期你都不会见到我的。”Jensen说,“我准备休学了。”

       Jared以为他听错了,连一杯只有小姑娘才喝的甜腻的草莓汁被放到了他手边儿他都没有注意到:“为什么?”

       “Well——”Jensen又喝干了他的杯子,里面大概是威士忌,“我准备去干点儿别的,我不喜欢现在的东西。学校里没有有意思的事情,你知道,篮球队,排球队,橄榄球……”

       “还有拉拉队。”

       Jensen瞪了他一眼:“闭嘴,Jared。”

       但他不是真的生气了,Jared跟他认识还是因为拉拉队,当时Chad想泡一个拉拉队的姑娘,大概叫做Nancy……或者之类的名字,反正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们去看了几次拉拉队的训练,而Jensen碰巧是拉拉队的队长。不过他不上场,比起队长,他看上去更像是经理人,Jared都记不清第一个月他和Chad被Jensen黑着脸赶出去过多少次。

       所以Jared才算是了解到Jensen看上去是个软性子,实际上难缠得要命。

       Jensen还是半胁迫地逼着他喝掉了那杯草莓汁,Jared露出了一张苦脸,那真是甜的要命——

       “Sorry,我只是想逗逗你,有时候恶趣味很难控制。”Jensen说,他现在脸都发红了,不知道是因为笑得还是醉的,威士忌没有留下难闻的酒味儿,反而因为喝酒后的燥热蒸出了一些……怎么说,Jensen的气味?大概就是这样,起码在Jared闻起来,那倒真还不赖。

       “那你的恶趣味还真的很奇怪。”Jared喝干了他的那杯草莓汁,皱着脸给自己要了一杯无酒精的鸡尾酒——Jensen再次笑起来,几乎要笑趴在桌子上:“嘿,你闹别扭的样子简直好笑死了,nerd!”

       “算了吧!”Jared发现自己很难把视线从Jensen脸上移开——也许是因为他突然露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而Jensen在他面前居然做得到全无保留,“你现在醉得跟一滩烂泥一样。”

       “才不呢!”Jensen用一只胳膊撑着自己的头,侧着脸看着Jared,“我酒量可好了。”

       Jared没忍住地笑出声来。

       “大概之后也没有机会跟你一起喝酒了,right?”Jensen哼哼了两声,“说不定你也会醉的东倒西歪的。”

       “我不会的。”

       Jensen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来,他在拉拉队训练的时候经常这么笑,“干得好,姑娘们!”“继续努力,姑娘们!”Jared见过足够多次了,但他还没见过Jensen这么对他笑过。

       OK,他就这么丢人的看愣住了。

       “我们总还会再见到了——你知道,我们可以保持联系。”Jared有点儿语无伦次地说,就好像他那杯无酒精鸡尾酒被换成了烈酒似的,有点儿晕乎乎的,“我有你的电话号码。”

       “说的就好像你有给我打过电话似的。”Jensen说,用那双湿漉漉的绿眼睛盯着他,“连短信都没有,nerd。”

       Jared确实有想过给Jensen发短信,约他出来……之类的,但他从来没有想出过好理由,他不想发出一条短信,然后收到的回复只是“nerd”,那也太悲剧了。

       当然,这种话可不能告诉Jensen。

     “如果我要约你的话,我是说……”Jared最后还是停顿了一下,“怎样能让你出现(what would make you come)?”

       Jensen突然整张脸都红透了——不是那种醉酒之后的泛红,而是……整张脸的红了,连同耳朵和漏出来的一部分脖子,Jared猜测着他被衣服挡住的部分是不是也是同样的,你知道,泛红了。

       “哦上帝——”他说,然后把脸埋进了手掌里,“该死的!”

       Jared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Jensen到底是在为什么害羞(上帝,他在害羞呢!),这令他自己也有点儿不自在,他走进酒吧的初衷已经完全被他抛在脑后了,包括他一开始居然想要溜走的那点儿心思。

       “我猜你只需要约我出来就行了。”Jensen的声音听起来含混不清,“随便什么理由。”

       该死的上帝,真是,待他不薄!

 

       直到将近午夜他们才从酒吧里出来,Jared把Jensen塞进出租车,Jensen在学期开始的时候就搬离了宿舍,他是铁了心的要休学了,去找点儿自己喜欢的事情干,但起码现在Jared知道了他的住址,只要愿意,就能随时冲上门去——来场约会什么的。

       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最喜欢的球队刚拿到了新赛季的冠军,说不定比那还要好,Jared没真正喜欢过哪支球队,没有切实体会过那种感觉。

       好吧,也许现在他的感觉更像喝醉了——仅仅靠从Jensen的吻里偷来的那点儿酒精。

       吻和酒精。

       谁知道是哪个让他变得醉醺醺?


  J2  
评论(2)
热度(43)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