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FC】Shelter(EC,AU,科幻精分梗,世界观奇葩,R)

Shelter

Write by Hedy

类别:AR 科幻精分梗

配对:Erik x Charles

分级:NC 17

背景简介:最高政府22P1年,复制人类提案通过。复制人将不具有正式身份,另行登记造册。复制人被用以试验药物,捐献器官,从事高危活动(军事活动除外),平均年龄不超过27岁。复制人的本体(即基因提供者)如付出高额代价可购买自己的复制体,如果买断,此人将不再得到新的复制体。15岁前,复制人不会得知其复制身份,由政府共同圈养。因基因技术仍存在极大的可变性,复制人易发生变异,完成进化(即基因突变)的复制人将很难被人类控制和消灭。开始发生变异的复制人将被提前绞杀。另,非洲地区暂不开放复制人服务。

 

Chapter 1 The Clone is nothing

         “复制人具有商品性质,不可经由普通市场交换流通,其所有权利为最高政府【1】所有。细微政府【2】拥有当地复制人的使用价值,设立生产、养殖和出卖机构。”

——《复制人生产终结法》第317条2款

 

         22P1年,欧洲,英格兰地。

         

         议院门口的黄铜钟敲响了16下。

         过了一会儿那扇木门才被从里面打开,走出来的人们都不约而同的沉默着,行动缓慢。

         这是一个普通周三的下午,当然了,等稍晚一些的时候晚报印刷完毕堆上报刊亭的时候可能就不是这样的了——网络媒体没有被允许参与这次的报道,不然这个时间可能会被提前至十分钟甚至五分钟后。

         Rupert挤开人群,同样是经历了议会里的一场缠斗,而他是胜利的一方,必然要体现出胜利者的一部分特质。他的脚步急促,分开那些不愿意挪动的人。

         “就好像走得更慢就会让答案有所改变似的。”他想,同时嘴角露出微笑。这样沉重的气氛反而让他更加跃跃欲试。是时候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去跟Amelia分享一下,如果她知道Sebastian再也不用躺在冷冰冰的医院里了一定会很高兴。Rupert Abbington实验室会成为得到英格兰地政府授权的第一个“工厂”开始这项工作——复制人生产——他几乎要激动的飞起来了。

         

         是的,尽管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作为欧洲最后一个细微政府,英格兰地在这个秋天通过了《复制人法案》,世界除非洲外,已有三分之二的细微政府达成了协议。所以在英格兰地国民议院落槌通过的那一刻,这项法案将以正式法案的形式在世界范围内生效。

         

         “人类的生命将不再是脆弱的。就像我们通过巧克力补充热量,复制人将成为人类生命力的补充品。政府在自己的领土上建立‘工厂’和‘仓库’,新纪元就要开始了。”

 

         22X3年,欧洲,苏格兰地,Walker庄园。

         

         “Walker这个名字是我的祖父取的,他年轻的时候并不像后来那样常常以车代步,大部分时间他都需要依靠双脚到任何他需要去的地方。当然现在的机械化代步器让我们很少有机会体会这种感觉了,亲爱的Charles。”

         中年人用右手箍紧身边的男孩,以防他在石子路上跌倒。然而在旁人看来,男孩几乎是被他拖着在向前走。

         这位庄园主在苏格兰地以特立独行出名,有人说他甚至在自己的庄园里悄悄集结军队,最后发现那些零星的枪响仅仅是出自于他的庄园中的私人猎场——他拥有庄园后的一整片山林。

         然而这次这位Xavier侯爵的新决定几乎出离了所有人的预料。

         他花费了将近600万英镑买下了自己的复制人,一个还不到10岁的孩子。将男孩领出苏格兰地复制人规划交易所的那一刻,他随即向媒体宣布,这个孩子(媒体更乐意称其为“他的半身”)将作为他的继承人。

         Charles Francis Xavier在摆脱复制人身份的那一刻就成为了2700英亩土地和诺曼山林的继承人。同时他还将继承Xavier侯爵的爵位,尽管那不一定像每一个“威尔士亲王”那样被记住。

         “我会为你重新定做正装。”Xavier侯爵仍牢牢地把男孩单薄的身体夹在自己的手臂和躯干之间,“虽然我年轻时候的衣服你应该能穿下,但我想那一定不合身。你比当时的我要小上一号,当然了,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被允许和父亲一起享用下午茶了,现在开始你也可以和我一起,这样会更快赶上其他男孩子的高度。”

         “谢谢,先生。”

         男孩的声调平和又呆板。

         “不不不,这不是在‘饲养中心’,你应该叫我‘父亲’。”

         “但您并不是,先生。”男孩自己停住了脚步,“先生,你就是我。”

         Xavier侯爵盯着他,同时男孩美丽的蓝眼睛也看着他——和他一模一样的蓝眼睛。

         “是的,没错。是的。”Xavier侯爵在男孩的背上加了一把力,迫使两人恢复行走的状态,“我就是你,你也是我。你会管自己叫先生吗?”

         “也许我到您这个年纪就会希望别人称呼我为先生的。”

         “好孩子。”Xavier侯爵状似亲昵地捏了捏男孩的肩膀,“可以做我的继承人。来吧,现在让我们回到房子里去,Cecilia应该已经准备好午餐了。”

         

         太阳在这个时候正好升到了树梢的位置。

         Charles在取下外套走进主厅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如果说前两天他和这片无法一眼望尽的土地比起来还微不足道,那么现在他有足够的理由站在这片土地的任何一个位置。

         他将正式成为Charles FrancisXavier。

 

         Erik仍对实验室里的东西并不熟悉——他好像天生对那些玩意儿就排斥,特别是那些玩意在他自己身上鼓捣的时候。

         他正坐在等候室的椅子上,看着两个护工拎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塑胶袋从后门出去。

         “Erik,去吧A4通道的喷气阀关掉。”其中一个人对他嚷嚷。

         大多数时候,只要不躺在手术台上,Erik就在被这些护工们使唤,有时候他觉得他们应该是把自己当做了一个钳子或者别的什么玩意,才能使唤得这么顺畅。他们的使唤并不是对宠物的那种“亲爱的把飞盘叼回来吧”,在他们看来宠物可比复制人有益处多了。

         Erik并没有能够很快在自己的座位和A4通道间经历了一个来回。有人在A4通道的尽头压低了声音交谈,下意识的,Erik希望自己能够听清楚。

         “那个女孩儿真的逃跑了吗?”

         “是的,Schmidt先生没能够追上她……但她跑不远的,她刚被注射了A型试剂。”

         “她难道没有排斥反应吗?”

         “我觉得Schmidt先生确信她会成为下一个Erik,不过谁知道呢?一个没有登记身份的小姑娘……我想她会回来的。”

         Erik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的是谁,实验室里经常有企图逃跑的实验品,但大部分都在成功之前就死掉了,侥幸逃脱的——Erik相信大部分也死了。

         Schmidt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掌控权——对于他的实验品们。

         等他回来的时候,Schmidt正站在他的椅子旁边,于是他不自觉的打了个颤。

         “亲爱的Erik,我记得我叮嘱过你不许乱跑。”Schmidt一只手在椅子把手上轻抚着,“好孩子,能告诉我你去哪儿了吗?”

         “他们让我去关掉阀门,Schmidt先生。”Erik轻咳了一声。

         Schmidt那只在扶手上来回不停的手让他同时想起了那双手拿着手术刀或者其他类似物品的时候,然而那样的时刻通常不会给Erik带来任何好的回忆。

         Erik咬紧了牙闭上眼睛。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确信Schmidt会从他的眼神里看到强烈的恨意——尽管他也确信即使极力掩饰对方也仍然会看出来。

         “Erik,我说过你可以不用理会他们。”Schmidt向他走过来,然后揽住他的肩膀,Erik注意到自己正在挟持下走向手术室。“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男孩,Erik。”

         恐惧和恨意都无法克制。

         

         他需要离开。

         然后杀了他。

 

Chapter 2  Old story

         Raven最开始的时候是蓝色的。

         这并不是夸张或者想表达她的郁郁寡欢什么的,她确实拥有蓝色的皮肤,当她闯进Charles乘坐的轿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但这种情况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好转了,虽然尚不稳定,但至少她正在逐渐变回正常的颜色,头发也不再是最初的红色,而变成了金发。

         Charles认为这是一种好的变化。

         至少Raven肯走出大厅和他在院子里喝茶了。

         “男性会在潜意识里对金发着迷。”Charles为了鼓励她多出门走走——为了不让她经常想着什么时候回突然变回去。“金发会降低他们的智商。”

         “所以我不用担心他们会注意到我是个‘蓝色的人’?”Raven的语气多少带了点儿嘲讽。但她觉得Charles应该是对的。

         

         这位并不比她年长太多的监护人大部分情况下都有一副老古董的做派。

         Raven觉得这和他一直生活在富人家庭有关。

         富人们总是更习惯于保持他们富有的优越感,特别是拥有爵位的那部分人,他们相信自己天生不同,必然要比普通人更遵守某些规矩,让别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种不同来。

         但Charles和那些真正的老古董们又不太一样,在他遵守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规定的同时,他又能自己生出一种新的气质来。Raven不确定那是不是一种好的气质。

         没人告诉过她什么是好的。

         “Raven小姐,Tea time到了。”

         佣人们被告知不能随便打开Raven的房门,即使是敲过门也不行。某一段时间里Raven总是频繁的随机切换她的肤色——当然不是出于自愿——她拒绝被人打扰,因为她几乎是受到惊吓就会变一次色。

         Charles还不能了解这种异常的变化的原因,只能将她和庄园里的其他人隔离。尽管之后她已经能够好好的控制住这样的变化,但这个习惯还是被保留下来了。

         “现在是个好时候不是吗?再过一会儿就会起风了。”早就在院子里坐下来了的Charles正在吃一块柠檬起司,他端着那个小盘子冲Raven说道,“你应该快点来加入过,不然Cecilia的手艺你就享用不到了。”

         “那样正好,我们就可以老老实实的在屋子里面坐着了。”

         Raven在他旁边坐下来,盯着茶壶:“锡兰红茶?”

         “并不是,前天刚从印度运来的大吉岭,Cecilia坚持今天的甜点和它相配。”Charles往右歪了歪脑袋,“我倒不这么认为。今天的茶点口味浓郁更甚于这壶茶,而我觉得这些甜点可以更加清甜可口。”

         Raven觉得Charles坚持每天的下午茶并不全是因为他的英国籍,更有可能因为他依赖于自己的贵族生活——这是他“老古董”的那部分。而他可以随意在他的土地上的任何一个位置开始他的下午茶,这大概就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部分。

         “你可以选择不吃它。Cecilia忙碌了一个下午不是为了让你挑剔她的蛋糕的。”

         “很明显Cecilia太偏爱你了——这些重口味的玩意儿都是为你这位姑娘准备的。”

         几乎每一个Tea time他们都是这么度过的,互相调侃什么的。Raven相当嫌弃像老头子一样注重清淡的Charles,但对方却坚持养生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最重要的。

         宅子里的大部分人都相信他的那一套——所谓的“养生”。Charles很容易令人信服。如果他直勾勾的盯着你看,你就会相信他无论怎样都是正确的,就会相信即使为了他杀人也无所谓。

         就好像魔法一样。

         “Raven,我发现你最近不太……变色了。”

         “我应该相信这是个好兆头吗?”即使是具有浓郁香气的柠檬蛋糕都无法阻止Raven皱起了眉头,她讨厌自己变成疙疙瘩瘩的蓝色,让她在甜点时刻想起那种感觉太糟糕了。

         “我们都不知道。”Charles正色说,“但是最近我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关于你逃出来的那个地方,你说它在波兰地,对吗?”

         “是的。”

         “那么,好的。”Charles忽然站起身来,露出了微笑,“我希望你会怀念这些茶点的。”

         Raven疑惑地盯着他。

         “我有一位新朋友,也许你想见见她。”

 

         Charles是在茶室将这位“新朋友”介绍给Raven的,证明这是个重要的会面。Raven为此还特地换上了一件新定做的裙子,以配合这种重要性。

         但很明显这位宾客不是她想见到的。

         MoiraMacTaggert是个成熟女性。

         她在苏格兰地的科学院工作,在她的专业领域有着杰出的成就。

         Raven讨厌她的专业领域,她就算坐在那里,Raven也能想象到她拿着手术刀在对病床上的人做的事情。

         “毫无疑问的……”Moria站起身来,冲她微微一笑,“多棒的变异复制人!”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别这么称呼我。Miss MacTaggert.”Raven没理会她向自己伸出的那只手,“我能坐下吗?”

         “当然!”

         Charles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Raven,来自波兰地——”Charles小心翼翼地看了Raven一眼,“应该是从你说的那个地方来的。”

         “她逃离了Sebastian的实验室!”Moria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你还记得那里吗?”

         “不记得了。”Raven冷冰冰的回应她,“我不知道什么Sebastian的实验室。”

         Moria并没有表现出失望,相反,她做出了一副了然的姿态:“对不起,我忘记了……也许你们对他的称呼是Schmidt先生。”

         

         金发少女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也许有一秒,甚至只是一闪而过。

         迅速地让Moria没有注意到。

         “不能帮你什么,真的很抱歉。”Raven看上去像是真的觉得十分惭愧,为她的不能帮助,“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Moria的肩膀垮了下来。

         她原本指望能够在这里收获到一些新的线索,关于科学院收到的那份秘密研究报告和其他的东西。根据Charles的描述,她几乎已经相信了Raven会成为那个重要的突破口。

         “我也很抱歉,Moria。”Charles飞快地瞟了Raven一眼,这一眼同样是迅疾的,一闪而过的,然后他向Moria微微欠身,“也许Raven只是不记得了。”

         “我也希望是这样。Raven,如果你有什么能够想起来的话……”

         “然而我希望不要这样了。”Raven眯了眯眼睛,“选择把从前的事情忘掉证明它们对我来说是有害的,我并不希望再将它们想起来了——即使那是能够帮助到你的。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那你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Moria和Charles同时愣住了。

         尽管他们呆愣的原因并不相同。

 

Chapter 3 Begin

         “批量订购复制人的单位,需提前三个月填写申报表,并递交程序相关所有文件,经审核后方可将复制人迁出生产地。未得到洲政府相关部门批准,复制人不得离开生产地。伪造复制人身份或帮助复制人擅自出境的,为侵犯政府财产,最高处以终身监禁。”

——《复制人生产终结法》第25条

 

         有挺长的几天时间,Raven甚至不愿意和Charles说话。不出现在Teatime,也不肯到院子里去。

         Moria觉得相当尴尬。开始的两天里她还觉得自己能够说服这个女孩,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拒绝了继续留在Walker庄园的邀请,尽管拒绝Charles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我觉得还是不要了。这对于Raven来说不是个好的选择。再过一段时间会激起她更激烈的反抗的——比你现在看到的、感受到的要激烈多了。”

         “她说的对,如果我有什么想知道的,那么我应该自己去寻找答案。”

 

         然而正在寻找答案的并不止她一人。

 

         

         波兰地,直辖政府银行。【1】

         Erik匆匆的拦了一辆车,他感受到心满意足,因为他刚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那些信息——尽管并非出于合法手段,但仍让他满足。而现在他准备回旅馆好好睡一觉,当然,他需要先订好机票。

         出租车非常快的把金碧辉煌的大楼甩在了后面。汽车发动时一颗细小的金属严丝合缝地卡进了车胎的缝隙里——它并不会被车上的人们所感知,尽管它可能在之后的某一个拐弯处被惯性甩脱。但那不是现在,现在的它正好端端的隐匿着,它知道它不会被发现。

 

         旅馆的床铺并不是特别舒适,不过Erik也不是追求舒适度才选择了这间旅馆。

         在七年前这里还不是旅馆的时候他就住在这儿了,每周四天的蒙着眼睛坐四小时的车前往城郊的某处,然后被蒙着眼睛送回来。

         现在出现在这块土地上的并不是他熟悉的环境——它当然需要经过翻修和重整后才能够作为旅馆开业,凿开面向街道的墙面,换上更大的窗户。原来这些屋子里几乎是没有窗子的,它们小小的开在墙面的最顶端,并且被加固了防护栏。

         “门也被换过了。”Erik摆弄着门把手,一不小心把它扳了下来。在此之前它可并不是这样的,它坚固得几乎像是不能摧毁。

         “Mr. Lensherr,请您不要破坏不属于您的财物。”

         冷冰冰的厚重女声从墙角的高处传来,Erik注意到那里安装着播放器,证明随时都有人在注意旅馆的任何一个角落正在发生什么。他挥了挥手,朝虚空里。然后他随手就把扳下来的门把手安了回去。

         播放器里没有控制住地传来了倒抽冷气的声音。然后那声音被硬生生地截断了。

         这间房间也许会被加强监控,或者相反,不过这都不在Erik的考虑范围内了。他将在波兰地度过最后一个夜晚,搭乘第二天一早的航班飞往苏格兰地。

         在此之前Erik从未想过会到苏格兰地那么远的地方去。

         不列颠的最北端,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度过冬季——它漫长得让人都难以想象时间正在流逝。

         那儿太冷了,而Erik厌恶寒冷。

         所以他应该不会喜欢那儿的。

         Erik把自己抛在硌人的床铺上,同时也把自己沉浸在思考里。“冷”这个词从刚才开始一直晃荡在他脑子里,让他想起实验室里那些时常喷出的“消毒剂”。

         他想到了“消毒剂”——他甚至不知道那些玩意儿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没有人告诉过他那种东西的正确读法——鼻端就感觉充满了那种刺鼻的气味,那种气味让他有些恶心,刚得到的胜利的快感几乎是立刻就被冲散了。Erik实在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所以他一旦纠结于那些让人别扭的、产生生理恶心的问题就无法自拔。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很快就睡着了。

         有轨迹的持续思考让Erik很容易就进入了状况,他睡得并不舒服,但很深入——像他的那些想法一样深入。

         他即将前往苏格兰地。

         找寻一切的源头,而他并不确切的知道自己将如何去找。

         正是这样的想法把他拖进了更深处的梦境的深渊。

 

         而此时此刻Charles完全无法好好的入睡。

         前两天他刚送走了Moria,而对方并没有告诉他接下来的目的地。Charles有些担心——他猜测女博士大概的方向是前往波兰地或者继续蹲守苏格兰地,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

         他给Moria的研究室去过一两通电话,都不是她本人接听的。接通电话的人表示她还没有回到过研究室,并且承诺如果会让她在回来的第一时间给他回电。

         但是过去了将近一个星期,Charles都没有接到过回电。

         “也许她只是在忙这件手头的事情,没空回她的研究室而已。”Raven用生硬的语气安慰他,“你也看到了MacTaggert小姐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她并没有为她的情绪失控做出过任何解释,并且持续的保持着她对Moria和波兰地实验室这个话题的戒心,当Charles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些消息的时候她根本没法用正常的脾气跟他交谈。

         Charles觉得自己的担心和好奇心几乎是齐头并进。

         “我得去一趟科学院。”犹豫了好几天之后他告诉了Raven这个决定。

         Raven挑着一边眉毛瞅了他一眼:“所以你会浪费Cecilia精心准备的Souffle?她可正在厨房忙活着,就等着你在这两个小时里可能吃一口。”

         “当然不是现在,现在太晚了。”Charles给自己的杯子添上茶,“我明天早上出发,你需要跟我一起来。”

         “不。”Raven沉下脸。

         “你需要一起来。Raven,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

         “为什么不?每年你到洲首府报道或者去林场的时候我都一个人待在这里。”

         Charles停顿了一下:“这回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Raven把手里的杯子狠狠地磕在了托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来,让从厨房刚走出来的心满意足地端着自制蛋糕的Cecilia打了个哆嗦,险些就把蛋糕们撒了一地。

         面对时常失去理智的Raven对于最近的Charles来说不是个意外了,他没说话,示意Cecilia把蛋糕放下然后尽快离开这个即将发生爆炸的现场。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生气。Raven,这个时候我觉得你没有什么是必须瞒着我的。”Charles盯着Raven的茶杯,她就像要生生把那只脆弱的工艺品捏碎似的。

         “这就好像我觉得你没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我。如果因为那个女人告诉你我来自什么破烂的实验室,你就相信我来自那个实验室,那么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Charles耸了耸肩,避开了她的咄咄逼人:“这件事和Moria没什么关系。亲爱的,我当然知道你来自哪里——波兰地的那个破烂的实验室,如果你要这么称呼它的话。”

         


         

-TBC-

 
评论
热度(15)
  1. Mofery无人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