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evolutionary (SD,AU,蛇精病设定,第三章完)

Chapter 3

 

       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沉睡。Sam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正如他以往的每一次睡眠。然而和往常不同,在他梦里的世界,除了他自己并没有其他人。Sam呆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椅子上——平常梦里的那个人就会坐在这儿,他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

       Sam的梦一直和别人的不尽相同。他的梦就像现实生活,只不过在夜间进行,他的活动范围受限于他的所知,但这并不妨碍他如此热爱他的梦境。每个夜晚都有人来与他分享他的“夜间生活”,从孩提时代开始就是如此。一开始他们谨慎的接近对方,因为梦里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Sam后来才意识到对方进入了他的梦里,或者他进入了对方的梦里,才令每个梦如此真实。

       这一切持续了二十多年,没有一天间断,而现在却戛然而止了。这是没有任何征兆的 ,他在来到The Clock庄园前一晚还曾向他的夜间密友透露他将要启程去一个他并不真心想去的地方,对方给予了他一点儿安慰——一个甜蜜的亲吻,和一整晚的相拥而眠。即使是在梦里,对于Sam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事实上和一个仅在梦中出现的人维持如此长时间的关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没有人有这样的经验。Sam曾向他的父母询问过,而他的父母只把他的话当成玩笑。每个小孩子都有过“幻想中的朋友”不被承认的经历,更何况Sam从来没法用语言好好描述他这位“梦里的朋友”——在醒来之后他就记不起对方的样子,无论在接近天亮的时候他如何努力,只要睁开眼睛,所有的影像就从他的脑子里被抹去了。

       但无论如何Sam都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就这样突然停止了。Sam能感觉到自己仍然在睡着,然而就像失眠一样,他的大脑没法休息,方面运作,反而转得飞快,想搞清楚为什么。

       Sam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搞清楚到自己梦里来的人究竟是谁了。

       

       睡醒之后的感觉比一夜无眠更加糟糕。Sam在睁开眼睛的瞬间没能够反应过来自己正待在哪儿,他迷糊了一下,然后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从床上摔倒了地板上。

       “该死的——”Sam小声念叨了一句,他浑身上下都痛,尽管这里的床已经极尽所能地铺的舒服,但这并不足以让他从大半天的颠簸旅途中缓过来,摔的这一下让情况变得更糟,Sam觉得他大概是扭到了腰。

       “你还好吗?”有人敲了敲门,那是Dean的声音。他听上去像刚睡醒,或者根本还没醒,Sam怀疑是自己掉下床的动静太大,把Dean吵醒了。

       “没关系。”Sam扶着床站起来,“我还好。”他活动了一下腰,尽管确实是扭到了,但并没有对活动造成太大的妨碍。

       “你还能睡大概一个小时……还是你要起来了?”Dean的声音有些犹豫,“我可以让厨房早点开始准备早餐。”

       Dean想必有一套他自己的确定时间的方式,就像这个庄园里有一套特别的作息方式。钟还没有响过,Sam捞开窗帘来看了一眼,外面的一切都还灰蒙蒙的,那座钟楼沉默地伫立在黎明前的晨雾里。他才发现他的窗户外面是一棵高大的山毛榉,树叶几乎遮住了他的半边窗子,让Sam只能看到钟楼的一部分。

       “没有必要。”Sam让窗帘垂回原位,“我可能还要再睡一会儿。”

       他发誓自己听到Dean用完全没有想掩盖的声音说了一句“太好了”,然后是磨磨蹭蹭离开的脚步声,Dean甚至连抬起脚来走路都不愿意。也许Dean也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

       Sam又重新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现在他开始有了一些将要在这里生活下去的真实感,然而他丢失了他的梦——各种意义上的,Sam觉得这会让所谓的“新开始”变得艰难。也许他应该问一问Dean关于他的梦的事情,虽然他对于Dean的那套“家族事业”的说法仍然半信半疑,但他觉得自己能够相信Dean,无论这种信任出于什么原因。

       他换了一个姿势,重新倒在被他踢开的那堆被子里,放松着他的腰。Sam没打算再次睡过去,他只是躺着,然后盯着天花板上的一道细细的裂纹,从墙角开始往中间延伸。不过他没能看太久,睡意就在他发呆的时候找到了他,把他拖进了一场短暂的无梦睡眠里。

       

       Sam再次醒过来是因为听到了有人正在用力地敲他的门,毫不客气地撼动着那块厚实的木板:“Sam Winchester!把你的脑袋从枕头上拿起来,不然我就让厨房把你的早餐倒掉!”

       Sam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Bobby,他飞快的给自己套上了一条裤子,然后拉开门,看见庄园管家皱着眉头攥着拳头站在他的门口。

       “我还以为你的耳朵聋了。”Bobby挑起一边眉毛来说,“你离那座破钟那么近它都没有能吵醒你吗?”

       “我想我还不习惯它来叫我起床。”Sam犹豫着说,Bobby看上去就像他曾经有过的那个有严重起床气的同学,但凡是在早餐之前遇到他都不会得到好脸色,Sam觉得他应该用稍微缓和一点的方法来面对Bobby。

       “别告诉我伦敦人都需要别人轻轻地抚摸着他们的脑袋起床。”尽管仍然没有好话,但是Bobby的口气已经好了很多,“收拾好你自己,然后下来吃饭。”

       “Dean在哪里?”Sam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Bobby停下来疑惑地看着他,“他和Jim去城里了,下午才能回来,难道你有什么需要他带回来的?”

       Sam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他要找Dean做什么,也许问问关于昨天晚上没有说完的事情,但是他现在也不是很想谈起这个了,他就是——好吧,他就是想知道Dean在不在这儿,本来他以为能在早餐时间见到Dean,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沮丧感伴随着他,从他开始在那面模糊不清的镜子前面打理自己——他看起来糟糕透了,黑眼圈覆盖了他眼睛周围的皮肤,很没有精神——直到他在餐厅吃完那顿干巴巴的早餐(牛奶倒是很棒,Sam怀疑庄园里有个他没见到的养牛场什么的)回到卧室开始整理自己的箱子,他都没法提起劲儿来去好好做一件事。衣服被他随便地从箱子里拿出来放进衣橱里,衣橱被干草编织物铺了一层,那些应该是纯手工的玩意,不知道出自庄园里谁的手笔。还有一些他自己带来的书,Sam甚至没有按照书皮的颜色去摆放它们,只是把书从箱子里拿出来和原本就在矮柜里的书放在了一起——就像他对待那些衣服似的。最后他把箱子用力地塞进了床底,这会儿他算是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随时准备离开的初衷,他得在这儿继续待下去了。

       

       直到午饭后Dean才回到庄园来,Sam觉得应该在下午两点到三点之间。Dean弄出了很大的动静,即使在顶层也能听到。他们好像带回来了什么大件物品,在门廊里甚至纠结了一会儿才搬了进来。

       Sam努力分辨着Dean的声音,事实上比他想象的容易。

       “我听Bobby说你要找我?”过了一会儿Dean敲开了他的房门,“是需要我帮你收拾东西吗?”

       “不,不是这么回事。”Sam摊了摊手,“事实上我只是……呃,顺口问一句。”说完这句他有点儿后悔,只希望这句话听上去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生硬。

       Dean愣了一下:“哦——”他似乎没想好要怎么应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下去,“不过我猜也是这样的。”

       “事实上——”这可够尴尬的,Sam在脑子里搜寻了一下听上去合理的借口,“等你有空的时候,我想在庄园里到处看看。”

       Dean只是皱着眉头盯着他。

       “也许你能带我参观一下?”Sam倒吸了一口气才把这句话说完,“顺便说说关于‘家族事业’的事情?”

       “你确定你现在有兴趣听了?”

       “也许能当个故事听一听。”Sam说,“我还是有好奇心的。”

       Dean整个人都绷紧了,就好像他想为了这句话揍Sam一顿似的,Sam甚至在心里预估了自己能打过Dean的可能性——大概是一半一半。Dean看上去像是常年在练习格斗技能,Sam不确定他的家族事业究竟是怎样进行的,但肯定少不了激烈的搏斗,也许就像狩猎,只不过捕杀的物种不同。Sam在大学里也学过一些防身的技巧,虽然他不可能比Dean用得更顺手,但……谁知道呢?不过最后Dean还是放松了下来,他轻轻地叹了口气,“OK ,你等我去换一件衣服。”

       他还穿着出门去的那身衣服,整个人像踩着泥走回来的一样,半截裤腿上布满了泥点。衬衫解开了领扣,袖子也卷了上去。

       Sam耸了耸肩:“我是说等你有空的时候,不一定是现在。”

       “也许过两个小时你就会改变主意了。”Dean说,“或者我又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而你就不肯再听我说下去。”

       “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

       Dean终于露出笑容来:“好吧,这回我会相信你的。”

       


  SPNSDAU  
评论(2)
热度(14)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