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表现(Sam/Dean,甜饼向)


       不知为何的,Sam发现自己没法把视线从他哥身上挪开。

       今天的Dean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哦,也许除了他今天穿着的那条不太合身的西装裤。对于Dean来说它有点儿,呃,太紧绷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在注意他的臀部线条——肯定是这样的。

       所有人,Sam在心里强调了一遍,当然包括女人和男人。Sam发誓刚刚从他面前走过的那个穿皮夹克的蠢货紧紧地盯着他哥的屁股,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Dean为什么就是不肯穿上他那件儿该死的西装外套!Sam瞥了一眼那间被留在自己对面椅子上的外套,半个小时之前Dean从那儿站起来起身去了吧台,留Sam一个坐在这儿,一根根地戳断盘子里的意大利面。

       而Dean对周围的目光似乎全然不自知。他正专注地跟调酒师调情——为了他们的下一个案子,Sam想。他们正着手调查的这个案子里的第二个被害人是这间酒吧的常客,所以他们今天才会到这里来。Sam看着Dean,对方正被那个调酒师在耳边说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笑话逗得大笑起来,肩膀颤抖着,衬衫贴合的裁剪裹着他的肩部线条。Dean低沉的笑声传到Sam的耳朵里。

       哦,Dean的袖子还是挽上去的,衬衫的袖口翻折几下后固定在肘部下方,露出结实好看的前臂。该死的——Sam发誓他看见Dean舔了一下嘴唇。

       够了,起码到这儿就够了。他盘子里已经很难找到一根幸存的面条了,番茄酱还被他沾到了手上。Sam粗略的在餐巾纸上蹭了一下,终于忍不住从的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向Dean。

       “我们该走了。”他生硬地说,同时企图不流露出自己的一点儿情绪——这有点儿难,但他还是办到了,他听上去顶多像一个无所事事等得不耐烦的搭档,顶多。Dean带着笑容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只是留了一点儿纸币在吧台上:“记得给我打电话。”

       调酒师露出一个暧昧不清的笑容。

       Sam一只手拎着他哥的外套,另一只手拎着Dean从酒吧里出来。直到Sam快把他拽到Impala旁边,Dean才费劲地从Sam手里挣脱出来:“嘿!Sammy,你又闹什么别扭?!”

       “我们是来查案子的,Dean。”Sam说,“我敢打赌过去半个小时你连那个酒保的三围都打听出来了也没问一点儿关于案子的事情。”

       “你也太小看你哥了吧?”Dean听上去一点儿也没有生气,“Veronica就是和Simon Hank 是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OK?她说了,她会去Simon Hank的父母那里问一问,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应该发现的东西。她说Simon死了之后他的父母立刻清空了Simon在市区里的房子,你觉得这和我们的案子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Sam愣了一下:“哦,哦——好吧。”他只能说,“我不知道你们聊这个也能聊得那么开心。”

       Dean完全憋不住地笑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听起来就像个该死的变态控制狂?”

       “我哪里——”

       “Come on!Sammy,你就是的,好吗?”Dean靠在Impala身上,“Veronica说你在我背后盯了我半个小时。”

       “What?!”

       “我不会嘲笑你的,Sammy girl~”Dean拍了拍他的肩膀,“至少你承认了你哥是个有魅力的男人。”

       Sam干巴巴地开口:“我可什么都没有承认。”Dean正绕过他准备从驾驶室上车,Sam盯着他——“你能不能别再盯着我的屁股看了,大女孩儿?”Dean背对着他说,然后钻进了车里。

       “我什么都没有做。”Sam立刻说,然后也钻进副驾驶。

       “我不想提醒你。”Dean听上去很愉快,“该做的你昨天晚上都做过了——但我得声明,不许抱着睡,绝对不行,没有下一次,明白吗?”

       Sam不舒服地在座位里挪动了一下,他绝不能承认他因为Dean一句话就兴奋了起来——关于晚上的那些细节,他当然记得清清楚楚,包括Dean因为快感而沉重的呼吸声、高潮来临时的呻吟,他鼻梁上那点儿细碎的像巧克力碎屑似的雀斑,被生理性泪水刺激得发红的眼睑——

       “Sam,现在还没到晚上十点!”Dean的声音在他耳边变得清楚又响亮,Sam发现他几乎是喊了一句。

       “我什么都没做。”Sam再次这么说,“但以后我们得少去酒吧。”

       “得了吧,你个小控制狂!”Dean瞥了他一眼。

       Sam这次变得不为所动:“随便你怎么说。顺便说一句,我们得重新给你买套西装了。”

       “不用。”Dean的声音变得狡猾起来,“这本来就是件旧衣服。”

       Sam又一次盯着他——纯粹出于疑惑和好奇心。

       “别那么盯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翻出来的了。”Dean说,“但看起来效果不错。”

       好吧。Sam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了——他之所以一晚上都坐在那儿天人交战,都是Dean计划好的。尽管这听起来不太像是Dean会做的事,但它就是发生了。

       而他们还有两公里才能回到Motel。

       “你才是个控制狂,Dean。”Sam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回应他的是Dean的笑声:“Veronica说控制欲是迷恋的一种表现,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爱我。”

       “我都不知道你愚蠢到还得靠这个来判断我爱不爱你。”Sam忍着没有翻白眼,现在想想他俩的行为简直就幼稚到死。

       “我什么都没做。”Dean模仿着Sam之前的语气说,然而他已经偷偷地加快了Impala的速度,Sam瞟了一眼从窗外一闪而过的路标,证明他们还有不到一公里就能回到Motel了。

       “下次别做这么蠢的事,Dean。”Sam飞快地说,他不想把这些废话留到夜里,那时候会有更重要的事做,

       “你也是,Sammy girl。”Dean说,“你才是蠢透了。”

       好吧,是的,他们俩都蠢透了,无论是Dean莫名其妙的试探还是他自己莫名其妙的嫉妒。

       他们早就确定了是彼此生命里最重要的那部分,完全不需要靠什么变态的控制欲来表达迷恋。

       “好吧。”Sam咳嗽了一声,“你是对的,Dean。”

       Dean看了他一眼:“你认真的?我以为你还要掏出一肚子的废话来——”他突然住嘴不说了,而是耸了耸肩,“算了,你也没什么错。”

       他们同时露出一个笑容来。

       不一会儿,Motel的霓虹灯招牌就在他们眼前了。

       Dean把车停好,Sam从后座捡出被他随手扔在那儿的Dean的西装外套。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旅馆,穿过走廊,Sam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

       还没等他把门关好,Dean就拽着他的领带把嘴唇凑了上来,Sam被他一把推在门板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肯定一整层楼的人都听见了——但他们现在管不了那么多,Sam正忙着把他哥的衬衫从裤腰里拽出来。他们保持着交换亲吻,舌头在口腔里纠缠,Sam揽着Dean的脖子跟他调换了位置,夺回了主动权,而Dean在此时推开了他。

       “还是那句话,Sammy。”Dean还没法把呼吸调整过来,让他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没有威慑力,“不许抱着睡。”

       Sam干脆堵上了他的嘴——反正到最后Dean也不会有力气在乎这个的。


  SPNSD  
评论(4)
热度(41)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