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nation(舞蹈家AU,HL/WG,NC-17)第五章

CHAPTER 5

 

         威尔从空乘手里接过那条毯子,准备在飞机上再睡个昏天暗地。从在出租车上杰克·克劳福德就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威尔知道他会抓紧在飞机上的5个小时来把他那点儿不怎么样的说教功底发挥殆尽——他可没打算给杰克这个机会。

         汉尼拔·莱克特和他们相距一个过道,正在看一本飞机上提供的杂志,用一种索然无味的表情——飞行旅程总是漫长又无聊,一本杂志只会让它更无聊。

         “威尔——”杰克在自己的位置上挪动了一下,威尔立刻打断了他:“闭嘴,杰克。”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杰克·克劳福德总会选择忍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学会了不去跟前一晚上才经历过梦游的威尔计较,这对于杰克来说是一个最大的进步。所以他现在只能闭上嘴,用一个别扭的姿势靠回椅子上。

         “你总是用这种心态逃避事实吗,威尔?”汉尼拔甚至没有把他的目光从杂志上移开。事实上从早上开始威尔就几乎拒绝和他所有的眼神接触,现在他已经接受了这个警告,把目光固定在那本杂志的广告页上。

         “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莱克特先生。”威尔用一种干巴巴的语气说,然后把毯子往脖子附近扯了扯,“如果你注意到了的话,昨天晚上我休息的不是很好。”

         “我当然注意到了。”汉尼拔说,“但我觉得你不应该用这种态度面对心理问题,这会对你的专注力和精神状态造成影响。”

       “上帝——”威尔在喉咙里咒骂了一句,“难道你大学拿到是心理学位吗莱克特先生?!还是舞蹈仅仅是你的一向副业?”

         “当然不。我只是想帮助你,威尔。”

         ——那就拜托你闭上嘴。

         威尔几次想把这句话冲口而出,但他还是意识到了在跟他交谈的并非一位亲密而熟悉的人,而是他的新搭档。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么惹恼过自己之前的那些搭档们,最开始的那些——现在他们念叨起威尔来仍然对他的礼仪问题充满了兴趣。

         他已经有几年不这样了,他还不想就这么破功。

         “我会去看心理医生的,谢谢你。”最后威尔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平心静气的生意说,连杰克都向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你确定你会去?”杰克说着,“奇尔顿医生告诉我你白付给了他两年的工资,连他诊室的大门都没有踏进去过。”

         已经有很长时间威尔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愿望——让杰克·克劳福德不要插嘴。当然他暂时还做不到,他只能往飞机舱壁的方向翻了个身,背对着杰克和汉尼拔,全心全意的装作他们两人都不存在。

         这简直太难了,就像他从醒过来就很难忽略汉尼拔·莱克特的存在一样。如果说他的人生中有过什么不堪回首的清晨,那今天早上必须在列——睡觉前缠在手腕和脚踝上的毛巾被人解开了,然而他的胳膊仍然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拉扯,等他回过神来——他的胳膊在汉尼拔·莱克特手里攥着,那一点儿也不紧,但又不肯放松。

         威尔没能得到太长时间的缓冲,至少没能等到他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经历过梦游的脑子昏昏沉沉(尽管此刻他尚且没有意识到自己经历了一场梦游),令他反应迟钝。而平展地躺在床的另一边的汉尼拔已经醒过来了。

         

         “Shit!”

         即使只是想到,那种感觉仍然令威尔觉得很糟糕。虽然几乎他的每一个舞伴都知道他的这个毛病,但他没让几个人亲自撞上过,最近的一次是阿拉娜·布鲁姆,尽管阿拉娜从来没有说过,威尔也知道她被吓得不轻。

         这已经出离了他能接受的“尴尬”的范围。

         “你已经醒了吗?”威尔听到的是汉尼拔的声音——这不太对,这声音离他太近了。

         “我的天——”威尔蹬了一下腿坐起来,汉尼拔和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位置,在某个他记不起来的时间段里可能他真的睡着了,才会让他对这一切都没有意识。杰克·克劳福德不在汉尼拔之前的那个座位上,他大概去了洗手间,或者只是在后面的机舱过道里活动——他总是要伸伸胳膊和腿。

         “你需要喝些什么吗?虽然这里没有脱脂的牛奶,或者你需要一点咖啡。”汉尼拔仍然不去看着他,这令气氛变得十分古怪,汉尼拔就像在对着一个不存在的人说话。

         “我想要咖啡。”威尔犹豫了一下,事实上他想喝点酒,那能让他的神经舒缓一点——但他没能够开口。

         接下来的一秒汉尼拔终于和他对视了,只是短促的交换了一下目光,然后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被帘子遮挡着的乘务舱里,几分钟之后,他带着一只杯子回来了:“威士忌。”

         威尔发现自己的想法再次被汉尼拔·莱克特一眼看透,有短暂的一个瞬间威尔怀疑他的新搭档大概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超能力,然而这个想法很快被他自己抹去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小学生才会这么想。

         “你需要放松一下,威尔,你一直让自己太紧绷了。”汉尼拔露出一个笑容,“跳舞让你觉得不自在吗?”

         “不,当然不。”威尔下意识的反驳,“这是剩下为数不多能令我放松的事情了。”

         汉尼拔靠在椅子上:“这一点也不像你正在做的,你没把它当做一件享受的事情,所以每一个舞伴都令你紧张。”

         “我只是有些交流障碍。”威尔喝掉了那不多的一点酒,威士忌划过喉咙的感觉让他觉得可以稍微放松下来。

         “那是你紧张的一种表现。”汉尼拔最后说,他弯腰捡起了被威尔蹬到地上的摊子,“你应该再睡一会儿,威尔。快下飞机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威尔紧绷着肩膀:“我应该清醒了。”

         “不。”汉尼拔的语气听起来坚决又强硬,“你还有两个小时可以睡,我会叫醒你的。”

         威尔从他手里拿过摊子,不自在的掖在下巴底下,通常情况下他身边坐着的不是阿比盖尔就是杰克,他还没有试过在其他人的旁边睡过去。

         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几乎同时感觉着大脑的运转变得缓慢又舒适。

         他陷入了一场深沉的睡眠。


评论
热度(9)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