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evolutionary (SD,AU,蛇精病设定,第一章完)

Chapter 1

 

       Sam Wesson——即使在几十分钟(或者更短时间)之后他就要更换另一个名字了,但现在他宁愿这么称呼自己——被马车的颠簸折腾得头晕目眩,他们在走一段艰难的上坡路,马匹们似乎很不乐意到上面去,宁可在坡地里站着。Jim Murphy(那位车夫)把马鞭甩得“嗖嗖”响,那声音让Sam觉得不舒服。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将要去的那个地方都不会令人喜欢。藏在小镇子里的一栋庄园,又建在山上,他们走了将近五英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烟。Sam一眼能看到庄园里突兀的那座钟楼,正因它如此独特,引人注意,庄园才以它命名——The Clock.

       时间过了大概五分钟,他们终于穿过了大门,Sam努力的想忽略那扇破旧的门上的铁锈和苔藓,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里有多久没有被好好打理过了。然而接下来他看到的是几乎已经完全荒败的花园,只有灌木疯狂地生长着,时不时有一条枝桠剐蹭着马车的侧面,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

       “来了。”Sam听到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另一侧的车门被拉开了,“快出来,你还在磨蹭什么?”

       说话的人看上去很敦实,也许是因为有些年纪的缘故已经开始发福,他留着胡子,说话的时候嘴唇在胡子里嚅动:“你准备让我等多久,Sam Winchester?”

       “Wesson,please.”Sam几乎是用最快速度跳下车,他的行李已经被Jim拿走了,这让他找不到能做的事情来避开接下来的这场对话。

       “Wesson?拜托——算了,你哥哥会气死的。”对方说,“Bobby,Bobby Singer,我是管家。”

       Sam向他伸出手想表示一下友好,然而Bobby用一种“你疯了吧”的表情看着他,让他把这个念头塞回了脑子深处。

       “等会儿你才能见到Dean,他在……处理点儿麻烦。”他们走进了主楼里,Sam跟在Bobby后面,“你刚好赶上了晚餐时间,所以最多也就半个小时,Dean总是不错过晚饭。”

       他们穿过长长的门廊和狭小的门厅(每个地方都只有两盏灯,所有的一切都是浑浊不清的)开始往楼上走,楼梯更是难以言说的漆黑,Sam觉得自己肯定会在这段楼梯上跌倒——或早或晚。

       “你的房间在Dean的隔壁,上个星期刚刚重新翻修过。”Sam爬了三层楼梯,狭窄又陡峭,感觉像是走了三倍远的路,直到他看到一段小小的木梯,被收在墙角里,“你的房间顶上是阁楼,不用担心,起码有十几年没有人上去过了。那破梯子不够长。”Bobby顺着他的目光看着那梯子,露出了一种嫌弃的表情。

       “Jim把你的行李拿上来了,哈?那么你就现在这儿待会儿吧。”

       “等等!”Sam叫住他,“你要把我自己留在这里吗?”

       “不然呢?Come on!你又不是才一岁大,难道我要把你抱在怀里哄吗?”Bobby打量着他,“还是城里的习惯就是这样,22岁的年轻人也要当娃娃来养?”

       这种说话方式令Sam觉得厌烦,然而他不想表现出来:“我只是想说,一会儿我该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到餐厅去?我猜这里没有一个钟。”

       他匆匆地扫了一眼房间——确实没有。

       “外边儿那傻兮兮的塔是还长得不够大吗?如果我能找到办法让它一天只响一次那我肯定会这么做的。这儿不需要别的钟,Sam,听到钟声就下去,明白了吗?”

       好吧。Sam想,让这段对话进行下去完全没有意义。就像这座庄园给他的感觉一样,自己对于这座庄园里的所有人来说也是完全陌生的,和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习惯,他们不可能在两分钟内就突然接纳对方了。

       Sam觉得再过两个世纪也不可能。

       这里一点儿也不招人喜欢。进入内部之后,之前残存在他脑子里的那么点儿幻想也被磨灭殆尽了,他对于将要看到的他的“亲生哥哥”没有任何兴趣,无论是一言不发的车夫Jim还是脾气难以捉摸的管家Bobby已经打消了他所有的好奇心。

       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后半生就要浪费在这种鬼地方。

 

       Sam是在半年前接到的所谓的“政府通报”,在他将要结束在剑桥最后一个学期的课程的时候。他的父母——后来他才知道那只是养父母从伦敦赶来,给他看了那摞文件,敲着皇家印章,证明他是Winchester家小儿子,他现在的父母没有办理过任何收养手续就“擅自”抚养了他二十一年,现在他原本家庭仅剩的一位亲属,他的哥哥希望能够让一家团聚。而他的养父母不能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有十几张报告用来解释为什么他们不能那么做,无非就是“擅自”什么的,完全没有逻辑的那么回事。

       他一点儿也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别人的儿子,而Wesson夫妇对此完全给不出合理的解释。他们不记得自己收养过别人的孩子,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Sam是他们的亲生子女,没有出生证明,Sam的生日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他们甚至长得一点儿也不像,Wesson夫妇都是金发蓝眼,而Sam有一头褐色的头发,眼睛却是绿色。

       “那也可能是基因突变,或者别的什么。”Sam为此折腾了半年,企图找出一点儿他和这个家庭的联系,但除了他曾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不得不听从政府的安排(尽管他觉得这一点儿都不合理)离开家里,前往他“原本的家庭”,他的哥哥,Dean Winchester在那儿等着他。

       

       卧室看上去简陋又平常,但看得出来床垫、褥子、被子都是崭新的,散发着烘烤过的气味。他有一个矮柜,里面放着一些书,从书脊的新旧程度看来已经是些老古董了,整个柜子都是书页的霉味——Sam喜欢这个,这令他感到了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点愉快。

       钟声从顶上传来,几乎像是轰鸣声,Sam猜测几英里外都能听得到。楼下开始有说话的声音,可能某一道门打开了,现在他应该到楼下去,但他根本不知道餐厅在哪儿,他们从楼下穿过的时候没有看到餐厅,而Bobby也没有告诉他。

       这座庄园里就没有一个靠谱一点儿的人了。

       他只能自己走下楼去,借着每段楼梯之间烛台上那点儿微弱的光亮。窗外已经完全黑暗下来了,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下到一层的时候他在楼梯上滑了一下,差点儿扑倒在地上,然而他扒住了突然经过的某个人,尽管只是一点儿借力,但足够让他不丢人地跌在那儿。

       “嘿!看着路!兄弟!”撑住他的那个人用一种难以想象的大嗓门——起码对于他们现在这个距离来说——说,“该死的,我忘记清理楼梯了!”

       “没事,我只是——”Sam松开手自己站好,然后他们双方都变成了呆愣的状态。

       “Dean?”

       事实上关于这位哥哥,他只看到过随着政府文件一起寄过来的一张旧照片,那起码是五六年前照的,Dean看上去要更年轻,更精神一点儿。然而他没想过他的哥哥真的看起来是怎么样的,但无论他的心理预期是怎样,他所看见的都远远超过了。

       光线有些昏暗,但即使在这样的光线条件下,Dean看上去都相当的——pretty.他穿着一件有些年头的家居服,头发剪得相当短,然而这并不会让Sam改变他的看法。

       “Sam,没错,你是今天到。”Dean按了一下额头,“我有些麻烦事,不然我应该亲自去接你的。”

       “没关系。”Sam耸了耸肩,“Murphy先生已经很周到了。”

       “现在是晚餐时间了,赶紧到餐厅去。”Dean推了推Sam的胳膊,就好像他每天都在这么做似的动作流畅,“你从伦敦赶过来,肯定饿死了。”

       正如他说的,Sam又饿又困,心情还很差,在几分钟前他还一点儿也不想留在这儿(当然也不是说现在就非常想了),那个从他坐上火车就开始盘算的念头——如何说服那个他一面都没有见过的哥哥让他离开这儿——还没有完全消失,但它开始要消失了。Sam感觉到一部分如此,如此令人熟悉的东西。

       不管它们多么难以置信,但仍然起到了某种作用——Sam准备好好吃顿饭,然后上楼去睡一觉,然后在那张床上醒过来。

       “Sam?”Dean再次推了他一下,然后径自往前走去,“我猜Bobby忘记告诉你餐厅在哪里了——这可不能怪他,他到现在也不肯进餐厅吃饭,如果上次我没在……”他停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了看跟在后面的Sam,然后转开了话题,“这儿确实不太招人喜欢。”

       他伸手推开了一扇门,然而动作被门后的什么东西卡了一下——那是Bobby:“我的上帝!Dean你该敲门!”

       “就好像你会理这一套似的。”

       尽管嘴上这么说,Dean还是停下来仔细看了看Bobby被撞到的脸,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才继续走进更里面去。

       这是所有房间里最明亮的一个屋子,一张长桌上就有两个烛台。

       “我猜你不会喜欢白面包的,Sam.”

       Dean拿起篮子里的一块面包向Sam挥动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来:“但你不会介意这个的,对吧?”

       几乎是立刻的,Sam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会自动发声:“当然。”

       

       


  SPNSDAU  
评论
热度(10)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