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Heart of a Broken Story(Wincest,圣诞报社,G)

TheHeart of a Broken Story

       Dean从天还没亮的时候就醒着。他躺在床上没有起身,担心吵醒躺在房间另一头的Sam。他们的父亲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没有踪影,Dean没有指望他会在早晨回来。

       前一天爆发了——应该是最后一次——最激烈的一次争吵。Dean没法制止他们,那毫无意义。尽管他也没能够理解Sam离开的决心为什么如此坚定,但事情已经成定局了——John说出了那句没法收回的话:“如果你走出这个家门,那就不要再回来。”像他曾说过的每一句话那样确定,所以他们都是把这句话当真的。

       当天晚上Sam就开始收拾行李,Dean开车在外面晃了好几圈,避开了这个时刻,他回去的时候Sam早就躺下睡了,一个旧行李箱在他的床脚边,桌上一些原本属于Sam的东西从那些位置上消失了,那么想必衣柜里也是同样的情况,房间显得如此宽敞。

       他大概睡了几个小时,但短暂的就好像几分钟。但窗外的天空已经不是夜幕那种沉重的浓黑了,它在一点点变亮,时间正在他发呆似的躺在那儿的时候流逝。

       Sam翻了个身,床架一如既往的响得很厉害。

       上九年级之后Sam就开始长个子,以一种他们看不见又迅猛的速度,接近高中毕业的时候Sam就赶上了他的哥哥,Dean有一阵子忙于计算他的那张床什么时候会再也承受不住Sam长高的速度。不过现在他不用担心这个了。

       Dean任由那个词儿在他脑子里翻滚了一下:离开。Sam马上就要离开家了,在天亮起来之后,他们大概没法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最后的一餐早饭,Sam不会冒险等到父亲回来,他们当然可以再吵一架,Sam会扬长而去,留下Dean收拾最后的烂摊子,就好像Dean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他的兄弟和他的父亲,就好像天生有哪个地方不对头。他们用“滚出去”和“没法待下去”来吵架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Sam早晚有一天会离开家里的。Dean如此确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弟弟——甚至是他们的父亲也不能。从四岁的时候他把只有六个月大的Sam从着火的房子里抱出来的时候开始,Sam就是他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人,无论哪种说法。

       现在Sam要离开他了。

       Dean希望在Sam考虑离家的这几年里有那么一瞬间考虑过“我哥会怎么想”,他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即使John和Sam不止一次为此发生争吵,最近的一个月里几乎每次见面都要打起来——Sam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Dean猜测Sam觉得他的意见并不太重要。Dean甚至不常发表自己的意见,他和Sam不一样,只要父亲有了命令,那么他就去做,他没有别的意见。

       现在Sam要离开他了。

       他已经感觉到天亮了,虽然还没有那么亮,但是太阳就要从地平线底下冒出来了。天空不再是阴沉的而变成了一种稀稀拉拉的灰白。

       尽管Dean知道他的兄弟早晚会离开的,但他从来没有脑补过这一刻的到来。所以现在他没有任何应对之策,大概他应该学John去外面的某个地方躲一个晚上来避开这一刻,但他又不想错过,他不希望Sam在离开的时候没有人跟他道别。

       他的兄弟在几分钟之后起身了。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早,而且蹑手蹑脚。洗漱的声音透过门传到Dean的耳朵里,他翻了个身,面对着墙。他不用再盯着窗子靠外面的光线来判断时间了。

       “Dean?”Sam在房间角落里小声的叫他。

       那是一种试探——试探他的兄弟是否醒着,随时睁着眼睛准备阻止他走出去。

       房间里安静的就像每个晚上他们睡着了的时候一样。

       所以Dean能够如此清楚的听到Sam的每一个动作——穿好衣服,拉上外套拉链,又重新整理了一遍床铺,拎起行李箱。然后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声音,大概是手抚过什么东西的声音,Dean不能确定。他能确定的只是Sam绝不会冒着惊醒他的风险接近他的床。

       “Dean?”

       ——好了,好了。走吧!该死的!

       “再见,Dean。”

       这个声音听起来和他们之前的每一次道别没有任何不同,就像是Sam只是开门下车,再过几个小时Dean就能在同一个地方等着他,接他回来吃晚饭。

       Dean几乎想翻身起来。

       但他忍住了。

       门开了——老旧的门发出了难听的声音,Sam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关上门的动作变得缓慢而轻。

       但最后门还是关上了。

       那只是“咔哒”一声。

       Dean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某一个部分被活生生地剥离了。

       他在床上挪动了几下,一点儿也不想起床。再过一阵子大概父亲会回来,他得起来准备早餐,但他完全不想做这件事。

       完全不想。

       

       现在Sam离开他了。


评论(1)
热度(9)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