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清晨(HL/WG,圣诞贺文,一点都不甜,G)

普通清晨

       无非就是个普通的早晨。

       威尔醒来的时候窗帘还拉着,床头的闹钟显示时间还早,但他能听到煎蛋在锅里翻腾的“滋滋”声和飘在空气里的香味——这让他在瞬间恢复了安定,他能确信自己仍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

       他还活着。

       这种想法让他能够呼出下一口气。

 

       房子里所有的窗帘仍然都合拢着,楼梯和走廊上开着两盏小灯,以便他能看清路。走到楼下威尔才听见了音乐声,那是海顿F大调第十七弦乐四重奏的第三乐章,非常轻柔,仅仅是能够留在耳廓上的音量。

       威尔赤脚踩在地毯上,客厅里染着暖融融的壁炉,火苗的跃动让人心情愉悦。壁炉正上方挂着一个款式简单的装饰品,是惯常的圣诞颜色——红配绿,一般这种配色的东西是不太经常出现在汉尼拔的家里的。

       这提醒了他一件事——圣诞节已经到了。

       当然了,前一天晚上他们还一起看了圣诞节目——汉尼拔并不喜欢这个,但威尔不想又跟他一块儿窝在图书室里,那太无趣了。然而后来他发现电视节目可能比图书室里的书更无趣,所以他很早就去睡了,汉尼拔是什么时候回到卧室的,早上是什么时候起来的,他一无所知。

       温斯顿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他的脚边,正试图去叼他的裤子。

       “早餐还得稍等一会儿。”煎蛋被放在了桌子上,“牛奶还没有热好。”

       “我还不饿。”威尔在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盯着桌子角上的一个小包裹:“这是什么?”

       “等会儿再拆开它。”汉尼拔说,语气让人无法反驳,温斯顿终于咬住了威尔的裤子一脚,满意的在原地趴了下来。然而心理医生迅速地走过来,握住它的前爪将它带离了那里。

       威尔看了他们一眼:“温斯顿大概饿了。”

       “它会得到食物的。”汉尼拔只是看了一眼和毛茸茸的地毯躺在一起的毛茸茸的动物,“牛奶大概已经好了。”

       威尔不确定这是否是他的错觉,心理医生在拒绝他的宠物和他亲近。这件事以前并不经常发生,汉尼拔并非讨厌动物的人。

       不过他没能花太多时间来思考这个,吐司和牛奶都被端上了桌,现在是早餐时刻。

       一点香肠被切好放在盘子里搁到了温斯顿的跟前。它只是凑上去闻了闻,发出了一种不知所措的声音。

       但人类没有再去理会它了。

       “也许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需要食物。”

       威尔瞅了瞅懒洋洋地又趴了下来的动物,在心里给予了一个默许的答案。

       

       一切都在进行,像一个普通的早晨。

       除了温斯顿丝毫没有食欲。

       “它是不是病了?”在收拾碗碟的时候威尔想起了这个问题,“平常它不会这样。”

       “如果你肯锁好所有的门窗别让它轻易的跑出去。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威尔把最后碟子都收好放在水槽旁。

       “现在你能打开它了。”汉尼拔指了指那个包裹。

       相当的小巧,如果这是个圣诞礼物的话——不,他们之前从不做这种事,第一年的时候大概互送了卡片——这事儿太矫情了,后来两三年里再没人能干出来。

       一个衣领夹,弯钩形状,但不尖锐。

       “圣诞快乐。”心理医生这么说。

       “哦——”威尔站在那儿,手里还拿着撕开的包装纸,“我没有想到。我是说,圣诞礼物。”

       “你可以当做它是个普通的礼物,这样就不会有太大负担。我只是觉得你可能会喜欢——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去捕猎了。”

       威尔和他对视了一眼。

       “也许我能在衣柜里找到可以搭配的衣服。”他最后叹了口气说,“但我猜最后我只能把它随便收起来。”

       汉尼拔原本只是坐在那儿,现在站起身来和他交换了一个短暂的拥抱。“你不需要在意这个。它就是个普通的装饰而已。”

       “它是个圣诞礼物。”威尔说,“反正我会好好收起来的。”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这让他苍白的脸色显得有了点儿生气。

 

       温斯顿再次呜咽了一声。

       “我猜今天宠物医院不会开门。”绳子被拴在在项圈上。汉尼拔在牵着狗往外走,“但我知道你会希望我去碰碰运气。”

       “你是对的。”

       “我会带回来圣诞食材。”

       “希望没有胡萝卜。”

       心理医生笑了起来。

       等狗终于肯不在玄关处转悠的时候汉尼拔关上了房门。

       

       外面的天气有点儿冷。

       这只是个普通的早晨。


-----END-----

 
评论
热度(1)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