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nation(舞蹈家AU,HL/WG,NC-17)第三章

CHAPTER 3

 

         没人喜欢威尔·格拉汉姆。

         

         这虽然不能代表全部事实,但起码能说明一半问题。威尔和他的每个搭档都合作不长,换助理的速度是普通舞者的三倍快。他站在舞台上几乎能让你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他内心的感情丰满又洋溢,而在现实生活中,他自负又自卑,独自一人时歇斯底里,和别人在一块儿就毫无生气。这样的人是很难保持友谊的——别人对他的兴趣会迅速减退,他对别人的兴趣,哦,算了吧,他对别人没兴趣。

         没人喜欢威尔·格拉汉姆。这是杰克多年得出的结论。

         然而现在看起来却不是这样。

 

         现在正是布雷格餐厅人气最旺的时间,有钱人在狭小的席间交杯换盏,客气又体面的谈笑。演奏的管弦乐队换了一支新曲子,比之前那首稍微欢快一点,适应愈加愉悦的气氛。

         威尔在和汉尼拔交谈。开始他们在关于舞蹈的那些专业领域互相试探,杰克小心翼翼地听了一会儿,沉着脸让他们不会发现他对他们的对话内容有着浓厚的兴趣。然而他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我失陪一下。”杰克·克劳福德终于站起身来(事实上他对那份还剩一点儿的小羊排有些不舍)。汉尼拔冲他点点头,威尔则看了他一眼:“你会抽空去接阿比盖尔吗?”

         “我猜她直接回酒店了。”杰克干巴巴的说,然后转身就走。

         “阿比盖尔是我的助理。”威尔把目光收回来——继续放在他的汤上,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不然他今天的脂肪涉入量就会严重的超标。

         “在斯德哥尔摩的时候跟着你的那个女孩吗?”

         威尔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斯德哥尔摩?”

         “我去看过你在斯德哥尔摩的两场表演。三年前,8月份,你和克里斯汀·坎特共演的那两场。”

         “啊哈!”威尔猛点了一下头,“糟透了的两场。克里斯汀一上台就紧张得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无论她登台了多少年都一样。外行看不出她紧张到什么程度,以为她连摇转步都跳错是临场发挥。”

         “既然你知道他们是外行就不应该对他们有那么高的要求。”

         “我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

         汉尼拔看着他,双方沉默了一会儿。威尔开始还能与他保持对视,然而没过20秒他就开始意识到那种压迫感不是单纯出现在他的幻想中。眼前这个男人的逼视让他难以忍受得转开了视线。

         “你不喜欢眼神接触对吧?我很少能在舞台上看到你和对手有眼神交流。”

         “眼神容易让人分心,视觉会引起思考。我不喜欢在跳舞的时候突然去思考‘她为什么是个白人’或者‘是什么让她费力到爆出了这条青筋’?”威尔摊手,“所以,是的,我尽可能避免眼神接触。”

         “你认为所见会影响你的思维,从而限制你的专注力吗?”

         威尔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你觉得自己是个心理医生什么的吗,莱克特先生?”

         “并不是。”汉尼拔微笑着说,又喝了一点儿杯子里的红酒,“我乐于了解自己的搭档,这是维系人际关系的一种方式。”

         “哦上帝——”威尔一只手捂着脸,“千万不要希望了解我,你不会喜欢你了解到的那个我的。”

         他再次拿出了一点儿勇气面对汉尼拔的逼视——威尔正努力忽略这种压迫感:“恕我失礼,我得回酒店了。倒时差需要花费一点儿时间。”他没等侍者走过来把他的西装外套递给他,自己就动手拿了过来,随意披在身上,“我会让杰克会来送你回酒店。”

         威尔知道这么做等于在毁掉杰克为自己准备好的下一个机会,但靠着一秒的怒气他并没有停下来。

 

         回到酒店后两个小时,威尔也没能睡着。他还穿着那身去餐厅的衣服,和阿比盖尔并排坐在沙发上。年轻的女助理一边玩游戏一边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瞟他,他没注意,他在等电话。威尔深信杰克会在把汉尼拔·莱克特送回酒店的下一刻就掏出手机来一场狂风骤雨。

         接近11点的时候威尔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和阿比盖尔交换了一个眼神,阿比盖尔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私人号码,不是杰克。”

         “你接。”威尔看了看她。

         阿比盖尔给他一个“你居然干的出来”的眼神,按下了通话键:“你好,这里是格拉汉姆先生的私人号码,我是他的助理,请问——”

         接下来的几秒钟阿比盖尔的脸色变化了几次,当她转过脸来面对威尔并把手机递给他时,他产生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是找你的。”她加重了“你”这个音,“不是杰克。”

         威尔点点头,把手机放到耳边:“你好?”

         “威尔?”

         是汉尼拔·莱克特,威尔瞬间觉得自己被杰克·克劳福德出卖了:“是我,莱克特先生。”

         “听起来你在等电话。”

         威尔没打算反驳:“是的,我猜杰克不会这么轻易克制他的脾气——在他认为我又一次‘浪费’了他的苦心之后。”

         另一端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不,他会的。”然后安静了一阵,听起来像是在忍耐笑意,“他认为这是个好的开端。”

         “什么意思?”

         “实际上我对杰克隐瞒另一部分事实,所以他并不认为晚餐时我们发生了什么不快。”

         “上帝啊——”威尔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所以(他又重复了一次),我为我晚餐时的唐突道歉,但我知道我很快又会那么做,你最终会对此感到厌烦,所以我决定尽量减少道歉的次数。”

         “显而易见。”威尔说,在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尽量别牵扯个人事宜就行。”

         “事实上我们可以互相交流,像成年人那样。花费时间去适应一个新的搭档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威尔清了清嗓子:“我不会这么早下结论。”说完这句之后他觉得自己语气不善,然而当他想说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

         沉默持续了一小会儿,等汉尼拔再次开口时,刚才的沉默时间就好像并没有存在过一样:“杰克提醒我应该时刻注意你的脾气。”

         “我一点儿也不惊讶。”威尔干巴巴的说。

         “事实上,”汉尼拔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下去,“我觉得杰克把你当做易碎的teacup,上等瓷器,只招待贵宾。他不算一个多成功的经理人,如果他没能碰上一个真正的天才。你让他太上心了。”

         几千种念头从威尔脑子里掠过,他没注意到自己发出了刻薄的笑声:“你这么想?那么你怎么看?”

         又是一个漫长的停顿,威尔几乎觉得不会得到这个答案。然而对方用一种和之前不同的声音说话了:“能为我的屋子捕捉蛇类的猫鼬——如果你确实想知道的话。”

         一时间威尔没能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但他明确的感觉到每一个单词底下都隐含着难以捉摸的深意。而汉尼拔很快打断了他的这种思考:“不用担心那么多,威尔。能和你搭档会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定下来了。”

         他居然无从反驳。

         “很好。那么现在该说晚安了。”

         鬼使神差的,“晚安,莱克特先生。”

         “晚安,威尔。”

 

         当阿比盖尔再次回到房间里来——她刚趁着威尔在接电话偷偷溜出去给自己弄来了一杯果汁,现在她却差点儿把它们撒得到处都是——她站在那儿,看到了威尔的脸色,她发誓这种情况她从未见过。

         “你还好吗,我是说,我应该去——不,我应该去叫医生来!”她试图在手边找个地方放下那个该死的玻璃杯子,而威尔制止了她:“待在这儿干你自己的事,我去睡一觉。”他的语气听上去倒是和平常一样。

         “你是认真的吗?”阿比盖尔困惑地反问。

         “当然。”威尔这么说着,走进卧室,然后关上了房门。


 
评论
热度(7)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