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nation(舞蹈家AU,HL/WG,NC-17)第二章

CHAPTER 2

 

         威尔在酒店里睡得昏天暗地。有的时候他很嗜睡,但有时他又会因担心梦游症再次爆发而失眠。在病症最严重的那段时间里,他会把自己的下肢捆在床上,为此他给自己每个会居住一个月以上的公寓配置有钢架的床,以便他捆绑绳子。

         当然现在他已经好多了,起码已经有两年没有严重的复发。不过他仍然会在飞机上用安全带和毯子把自己困在座位上(所以他从不选择头等舱那种令人感觉舒适的环境),而当他入住酒店,会让助理待在外间,把自己的睡眠时间控制在白天。如果没有助理(一年里总有那么几次),他还是会用老办法把自己困住。

         并非他不想治好自己的梦游症,威尔试过很多疗法,甚至还参加了匿名的互助小组,效果都不太明显,只能等它自己时好时坏。心理医生认为他内在压力过大,又一刻不肯给自己放松,只能等到他能够释放自我,精神压力得到缓解,才有可能真正摆脱梦游的困扰。

         威尔自己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待在外间的阿比盖尔忙于自己的手机游戏。从她成为威尔的助理,在看着威尔睡觉的这段时间里能让她打发时间的也就是这些手机游戏。所以杰克·克劳福德坚信她干不长——她自己还是个孩子,连自己都照顾不来,跟别提更难缠的威尔。

         不过阿比盖尔还是很擅长做这项工作,而且威尔完全不讨厌她,这是她之前的助理都没有得到过的待遇,也是她转成正式人员的最有利的条件。

         “该死的——”完胜前一秒钟一颗球错过了阿比盖尔的手指,胜利的金标也同时被错过了,这让女孩儿不自觉的喊出声来——上帝知道她为了达成这关的完胜纠结了多少天。

         “发生了什么?”威尔的声音还闷在枕头里,不过还是说明他被吵醒了。

         “OMG!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你还能继续睡……”阿比盖尔赶紧把游戏界面关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钟,“一个小时。”

         “算了。”威尔慢腾腾的挪起来,让自己的头靠在床头上,“知道了还能睡多久我肯定睡不着了。你在玩什么?”

         阿比盖尔把手机藏到身后:“就一个塔防游戏。”

         “你有时间可以看看书。”

         “看书我会睡着的。”阿比盖尔飞快的说,防止他们在这个话题上更多的说下去。“如果你要起来了我就叫客房服务了。”

         威尔皱着眉头,“客房服务?”

         “杰克让我看着你吃饭,虽然现在已经过了饭点儿。而且我还得叫他们把你的西装送来。”

         “西装?嘿!我们只是一起吃个饭,又不是约会!”威尔几乎是从床上一跃而起。

         “‘你需要把舞台上的威尔·格拉汉姆搬到布雷格餐厅半个小时,如果你还让我看见他穿着那件儿老头衫——BTW,我要再次质疑他的品味——和那双看上去永远不会再光亮起来的皮鞋的话,你就被炒了’。”阿比盖尔声音阴郁,“以上是转述杰克的话。”

         OK。

         威尔和阿比盖尔一样拿杰克没辙。他们吵架是一回事,但有些事情还就是杰克·克劳福德说了算。

         他在浴室里飞快的把自己冲洗了一遍,热水澡再次让他昏昏欲睡。不过这也是十几分钟的事,等他对着镜子给自己刮完胡子(努力瞪大眼睛以防刮得一脸血)他就彻底清醒过来了。几乎是同一时间,阿比盖尔拿到了他的西装和一点儿用来暂时果腹的餐点:半个苹果,两杯咖啡。

         “我觉得你应该改一下自己的食谱。”阿比盖尔把咖啡给他放下,然后被瞪了一眼,“我只是说明一下。鉴于每次我打电话要求他们拿来‘半个苹果’都会得到一个阴阳怪气的‘Yes’.”

         “你可以让他们送鸡蛋。”威尔叉起一块苹果,犹豫的看了一会儿,“我的要求其实一点儿也不高。”

         “你只需要‘适量‘的蛋白质,你今天已经喝了两瓶牛奶了!”她有些恼火,“我不能冒着被杰克开除的风险让你长胖。”

         威尔只是耸了耸肩。其实如果杰克·克劳福德不那么计较他的老爷衫,那么他稍微多吃一点也还是可以的。

         不过他们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再讨论下去了,威尔和阿比盖尔分掉了两杯咖啡——阿比盖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困得连眼睛都很难睁开了。杰克打了个内线电话让他们赶紧开始着装,他已经接到了从纽约过来的莱克特先生,现在正在从机场往餐厅赶去的路上。

         “我仍然觉得杰克认为这是个约会。”威尔用不熟悉的动作系领带——阿比盖尔难得不会做的一件事——他皱着眉头,对自己的手法也表示不满。

         “说不定就是的。”阿比盖尔语气轻快的说,“在没有当你的助理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做搭档的舞伴是可以不在一起的。”

         威尔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虽然说舞伴通常都能成为伴侣这也算是一个莫名的“规律”,但像他自己这么容易打破规律的舞蹈演员也没有几个了。

         说不定就这一个。

         “我看起来怎么样?”等他把自己收拾得稍微顺眼了一点之后,威尔把自己转向女助理。

         “当你助理这么久,除了在舞台上,你现在最帅。”

         威尔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句好话。

         

         布雷格餐厅。晚上8点。

         四人餐桌,坐了三个人。阿比盖尔被告知不允许上桌,不过她也不是很在意,她更乐意找一家汉堡王解决晚餐,而不是被迫把自己塞进一件晚礼服裙子等那种半个小时才会上一道的菜。

         威尔倒宁可她坐在这儿。

         “这间餐厅的焗小羊排味道非常棒。但是威尔不喜欢羊肉。”杰克一边切割羊肉一边说,“不过之后你就会注意到,威尔的怪癖不止如此。”

         “是的,我还会在正餐时间要求他们给我送汤。”威尔面无表情(但心满意足)地喝他的汤——这是他在布雷格的最爱,他喜欢有浓郁香气的东西。

         “我也倾向于选择自己喜欢的饮食。”汉尼拔·莱克特坐在威尔的对面,从开席到现在,他只配着第一道热菜喝了一点红酒,就不再要多余的东西,“舞蹈演员更需要有他们自己的选择,既对胃口,又能摄取能量。”

         威尔看了他一眼,同时发现对方似乎正在等着和他对视。

 

         这种想法让他几乎忘记了去移动自己的勺子。


 
评论
热度(6)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