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nation(舞蹈家AU,HL/WG,NC-17,) 第一章

Destination

 

他所散发出来的一切就像一只美味的牡蛎

吸引着其他人去撬开

但在撬开前小心你的刀子会折断【1】

 

Chapter 1

 

         能说出现在和在,才算醒过来。【2】

 

         他是在飞机下降时的强烈耳压里醒来的,一瞬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从飞机的小小舷窗里透进来一丝早晨的光亮。威尔动了动坐得僵硬的腰臀,才发现飞机早已离开了云层,现在他能看得清地面上的房子、树木和远处的那道海岸线【3】。

         一个空乘在走道间徘徊检查旅客的安全带是否都好端端的扣着,前排的一个婴儿在下降过程中不停的挣扎哭泣,发出尖叫,而他身边年轻的临时助理阿比盖尔——威尔连续看了她好几次——还半张着嘴在睡,威尔有些不忍心地从她的口水上挪开了目光。耳压越来越严重,威尔自己也半张开了嘴,发出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傻兮兮的)“啊啊啊”的声音。

         飞机即将降落在L.A.,之后他们要在酒店落一下脚,和杰克·克劳福德——永远唠叨烦人又容易暴躁的老板——见一面,按照惯例该吵一架,然后去见那个新舞伴。

         新舞伴。一提这词儿威尔就难受。这证明他本来就不算多宽的交际圈里又多了一个人验证过他是个Creep。

         Creep。啊,这可真不错,另一个令人恶心的词儿。

         现在阿比盖尔醒来了,不满地嘟囔了几声。“我们错过洗漱时间了。”她懊恼的说,踢了一下脚下的小型手袋,“亏我昨天晚上那么费劲儿得把它翻出来。”

         “你也许得直接扔掉这个包了。昨天晚上我们经过太平洋上空的时候你一直踩它来着。”威尔说。

         阿比盖尔发出了一声介于惊讶和自我厌恶之间的喉音——呻吟——让她听上去很古怪。前排的乘客(正是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好的那一位)转过头来瞪了她一眼。

         阿比盖尔丝毫没有示弱得瞪了回去。这时飞机的起落架撞击到了地面,跑道从他们的视线里急速掠过。

         婴儿更猛烈的哭声,一个趁空乘不备试图打开行李架的白痴摔倒在地上,先是一阵惊呼,然后是爆发开的笑声。

 

         西部时间7:18AM,我是威尔·格拉汉姆。我在L.A.

 

         克里斯顿酒店。

         30分钟之前威尔刚摆脱了一小股热情过头的粉丝。为此他付出了自己的围巾和帽子——它们被一个高个子的姑娘拽走了。

         这肯定是他不喜欢西海岸的一个原因,永远有一些和阳光一样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不去喜欢那些肌肉发达金发碧眼的帅哥偶像,偏得浪费时间在这些她们完全不懂的艺术里。威尔一向认为艺术不应该吸引毫无艺术美感的人,他讨厌被人追着满街跑。

         “2405,杰克在楼上等你。”阿比盖尔拿着房卡过来,显得小心翼翼:“我能不陪你上去了吗?看你们吵架有点儿受伤害。”

         “那么我会在和他吵完架之后让他和你单独谈谈——‘阿比盖尔·霍布斯小姐,我付了你每个月6000美金的工资,不是为了让你在楼下看行李’。相信我,杰克·克劳福德绝对会这么说的。”

         阿比盖尔苦着一张脸:“你的行李早就送上去了。”

         “不管怎么样,”威尔打断她,“你跟我一起来。别忘了,你是站在我这边的——上帝,我宁可就一个人跳,怎么了?!”他现在心情有点糟糕,他丢了一条他很喜欢的围巾,而且还有起床气,却还得去面对这个世界上他最讨厌的脸。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热衷于消耗压榨威尔的全部劳动力,那一定就是杰克·克劳福德。在摩登舞市场日渐萧条的今天,他仍然能把它撑成一个市场。在这个方面威尔是他能够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威尔还年轻,长得也不赖,还是个天才。

         

         “是不是我还应该庆幸你还有机会上新闻?”杰克坐在那儿吃他的早餐,威尔把自己放在了离他最远的一张沙发上:“也许你能告诉我媒体报道这种无聊事件的意义。”

         “我当然不能,威尔,你不能永远当一个怪胎——你是个天才,你可以有各种怪癖,媒体一开始会喜欢这个的,但你成名的时间也不短了,八年都足够一个孩子走上舞台了。你需要一个舞伴,长期的、固定的,让媒体们找到新的焦点。”

         “他们就不能把焦点放在这个季度的巡回演出上面?”

         杰克喝光了最后一口牛奶:“一个纯粹艺术欣赏的探戈巡回和贾斯汀·比伯的巡回演唱会你会去报道哪个?给年轻小男生写点儿好话或者狠批一顿都能让他们出名。你在一个小圈子里,威尔,你想让人来看你的表演,就必须做个正常人。”

         “你需要挣满自己的腰包,所以我得做个正常人——得了吧,我一个人也可以跳,实在不行我可以找阿拉娜。”威尔往后靠了靠,给阿比盖尔递了个眼色,年轻助理只装作没有听见,两手放在背后拼命挥动。

         杰克终于结束了他的早餐时刻——嘴上还带着一圈牛奶印子——“正好是这样,你需要舞台,我给你舞台。不然你以为巡演是自己砸向你的吗?我可以找阿拉娜·布鲁姆回来给你做临时搭档,但是你们的默契值有多低你自己最清楚。你需要一个新舞伴——没人想看一个人的探戈。”

         “肯定还是有的。”威尔仍然不服气,但不得不说杰克·克劳福德说的刚好是个事实。他和阿拉娜·布鲁姆搭档过,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都不在状态,阿拉娜也同样,所以阿拉娜是唯一一个不是因为他的坏脾气和他闹掰的女舞伴。

         “你必须得见见这次的这个人,我花了上个季度所有的盈利和他签约,对方唯一的条件就是和你搭档。说实话我没见过这么不经过大脑的条件了,但汉尼拔·莱克特是我见过的少有的艺术家——”

         “汉尼拔·莱克特?阿拉娜的老师?”威尔挑起一边眉毛,“你是认真的?我记得他只在欧洲活动。”

         杰克站起来(终于擦干净了自己的嘴):“所以你知道机会有多难得——我将拥有两个最棒的。”

         威尔一只手托着下巴,接下来是漫长的思考。杰克·克劳福德几乎破坏了他所有拒绝理由的落脚点,而汉尼拔·莱克特……威尔听说过他,不仅是从阿拉娜·布鲁姆那里,他无论在哪里都有足够的影响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杰克说的对,他是个艺术家。

         “好吧……但只是下个季度的巡回演出。”威尔说,“我已经让步了。”

         “OK,但我猜你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杰克敲了敲桌子,“我给你们联系时间。”

【1】化用自柯南·道尔的《约翰·史密斯的告白》  原句为“文学就像一只美味的牡蛎,吸引着年轻人去撬开,但在撬开前,小心你的刀子会折断。”

【2】引自克里斯托弗·艾什伍德《单身》

【3】笔者没能清楚考据降落在L.A.是否能看到海岸线,此处如有误,之后会再改。


 
评论
热度(3)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