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URDERER CHAPTER 2

CHAPTER 2 新世界

-001-

 

       接下来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低潮期。

       那个故事独占着威尔的脑子。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一样,他在写完一篇之前很难将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威尔在写作初期尝试过在长篇写作期间同时进行另一篇没有什么精彩情节的小短篇。他甚至还把那篇给阿拉娜看过——“哦!别再帮助这些三流的家伙浪费我的时间了。”女编辑如是说。

       这就是威尔为什么现在缩着两条腿坐在椅子里,沉着脸盯着打开的文档界面。同时他还会时不时的注意到阿拉娜给他的那张名片——他(出于某种不明原因)把它从外套里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用一只水杯压着。威尔明明一点儿也不想看到它,却忍不住总把目光移过去。

       他的编辑认为他是个疯子这件事让他感到痛苦,这为他现在什么都写不出来的状态又添了一把柴。但同时威尔又觉得不安:时不时且毫无理由的梦境现在看来像个定时炸弹,这次的事件就是触动了最后一个开关。有什么事情将会发生的,威尔想,同时用手指滑动鼠标滚轮,让自己的目光从那些字母上一遍遍的划过。

       他觉得这是个值得信任的第六感。

       “该死的!”最后威尔胡乱抓挠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终于打算挪动一下已经坐到僵硬的屁股。站起来之前他又忍不住地看了一眼那张名片——汉尼拔·莱克特——他默念了一边这个名字。然后他走开,打开冰箱拿出一个放了一夜的覆盆子派(天知道它还能不能吃)和一瓶啤酒,准备填饱自己的肚子。

       ——心理医生并不可怕,不是吗?

 

       心理医生并不可怕。

       其实威尔和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对于心理医生的了解仅限于从大学里知道的那些——弗洛伊德、精神分析什么的。他没有透彻的了解过真正的心理咨询——他还没有写过这方面的小说。也许之后他会有机会的。

       也许等他这次亲身体验之后。

       这位汉尼拔·莱克特医生似乎相当热门。尽管他的预约只通过邮件进行,并且他会严格的挑选病人,每天和普通的上班族一样只工作8个小时(甚至更少,只要他想)。诊费是普通医院精神科的两倍,但想要拜访他的人仍然络绎不绝。

       威尔得知自己预约成功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再次期间他恢复了之前的作息,这让他的精神好了一些——他不再放任自己思考关于阿拉娜的不信任的任何事了。此外他还做了第二个梦,于是动手写了接下来的一章。

       当然他将稿件自己保留了。

       周三威尔照例检查他的电子邮箱——偶尔他也会收到读者的邮件,尽管他没有公开过邮箱,但网络社会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信息是真正隐蔽的——然后发现了那封邮件。并非回复他之前的那一封,而是由对方发出的。邮件相当简单,简明扼要的写出了地址和约见时间,最后是和名片上一样的署名。

       在阅读邮件的某一刻,威尔忽然对这位心理医生——汉尼拔·莱克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002-

 

       “霍布斯此时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处理少女的尸体。他大概可以将她丢进一堆火里,等着火堆里散发出迷人的脂肪气味。但他不能(也不愿)这么做——这是他狩猎生涯中最为满意的猎物了,他永远记得女孩的肉体被他剖开——当时她还尚未彻底咽气,但离往生也不远——让她和普通的鹿肉一样和最终和火堆汇合太令人心痛了。“

       “霍布斯相信自己感受到了真实的心痛。“

       “不过至少他已经处置过一部分内脏了。心脏还完好无缺的放置在冰柜里,肝则消化了一部分在胃里。毫无疑问的,这个女孩有着非常棒的生活习惯,很多美国女孩在这个年纪就开始拥有一颗疲惫的肝脏了,但她的并不是。啊,霍布斯想,同时咂咂嘴,相当美味。”

       “另一些脏器仍留在腹腔里,包括胃和肠。这只是因为霍布斯还没有学会制作香肠的技术。下一次进城之前他会去买一台制肠的机器,这已经写进了他的计划里。”

       “尸体还是被放在那儿。霍布斯现在坐在另一端看着她。少女的脸现在看上去是一种僵硬的宁静,起初那张脸上布满惊恐和痛苦,霍布斯把那些肌肉塑造成了现在的模样。棕色的长发从桌边垂下去,因为一段时间的营养缺失开始卷曲发黄。但这些在霍布斯眼里都是美丽的,包括所有因失血而惨白的皮肤和向外翻开的已经不再流血的狰狞伤口。”

       

       那间独栋别墅位于离市区稍远的地方。威尔花费了一些时间从地铁站走过去,在离预约时间只剩两分钟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小型别墅有一半遮挡在树荫里——别墅附带了一个临街的小花园,没种什么特别的植物,甚至连稍微鲜艳一些的花卉都没有,却有一棵很高大的尤加利树。

       威尔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同时盯着大门上的一个卡片插口,里面刚好放着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纸,纸上是流畅的手写体,写着COME IN),不过那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然后他扭动了门把手,穿过一段不算长的门廊,来到了另一扇门的门口。

       时间到此为止正好。所以没有更多的时间让威尔用来犹豫了。这扇门在他站定之后几乎是立刻就打开了。

       在门内站着的是个中年男人,但看上去要比照片上年轻一些——威尔在搜索这位心理医生的资料时看到过那些照片,其中一张还存在他的一个文档里,当做是一个积累素材的方式。

       “格拉汉姆先生?请进。”心理医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门“掀”得更开了一些——威尔产生了一种进入他人空间的不适感,他感到自己像是通过这个由心理医生创造的入口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而他正穿过新世界的大门。

       “谢谢。”他听见自己说,然后听见了汉尼拔·莱克特医生——他开始在心里对他直呼其名了——发出了一些笑声。

       “你的邮件里写着你从来没有看过心理医生,也自认为没有什么心理疾病。”莱克特医生说,他正靠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威尔站在他的正对面,被迫和他对视。“现在你仍然坚持认为自己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吗,格拉汉姆先生?”

-003-

 

       威尔坐在松软的沙发里,心理医生坐在他对面,正在翻阅他的稿件。这还是威尔头一回让除了编辑之外的人当着他的面看他写的小说,他有些坐立不安。

       “你是说,你所描写的场景都是你做过的梦?”莱克特医生终于放下了那些纸张,恢复了和威尔的对视。

       “一直都是。从——高中我开始写第一篇小说的时候,没有公开发表的那些。我也有自己构思的作品,但很明显我更适合填充场景。”威尔点点头,“有时候梦会很密集,有时候不会,我把它们写下来。”

       “你总是能很清楚的记住你的梦吗?到第二天中午还记得?”

       威尔想了一会儿:“是的。它们就像我经历的事一样。所以我总会有很多机会对任何情节描写进行修改。不过这种情况不太多——我是说修改,一个场景基本确定了之后我就不再想再去回顾它们了。”

       莱克特医生在沙发里挪动了一下,让自己的身子更往前倾一点——此前他一直往后仰着靠在沙发靠垫上。“那么这一篇——”他晃动了一下手里的纸,“你曾有过任何生物学或解剖学的学习经历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威尔的学生生涯中一直选择的文学方向。至于解剖——他的认知大概仅限于电影,不会比一般人更多。

       “那么你的确有某种天赋。”心理医生最后这么说,“你觉得这就是你的问题吗?”

       “也许是这样吧——”威尔说,“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心理方面的问题,但是我猜如果我不来经过某位知名心理专家的验证,我的编辑不会允许我把这篇小说继续写下去了。”

       “为什么你这么想要把它写完?”

       “因为半途而废不是好习惯。”

       心理医生用一种带着愉快笑意的声音开口了:“那么你从来没有半途而废过吗?或者这么说,不到迫不得已,你从未半途而废过——你的写作生涯中没有出于自我意愿而放弃的稿子吗?”

       “如果写不下去也算是一种迫不得已,那就从未有过。”威尔肯定的回答,“如果梦不继续的话,我也很少继续。”

       莱克特医生带着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点了点头。

       “我必须承认,格拉汉姆先生,你比我遇到过的任何一个来访者都要有更清晰的自我认识,但我不能就此确认你的心理正常。”

       “为什么?”威尔猛的坐直了身子,“你——”

       “很多人往往想要证明自己逻辑清楚毫无障碍,而这很有可能就是心理障碍的前期表现。”莱克特医生说,“而且不得不说,我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能够通过做梦感知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格拉汉姆先生,你梦游吗?”

       “我猜……不,没有人说过我有梦游的症状。”威尔想了想,“如果我有梦游症的话,我自己会有什么感觉吗?”

       “我想不会。”莱克特医生直视着他的眼睛,威尔下意识的看向了别处。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说了足够多的话,甚至比他平时一个星期,半个月说得还要多(工作情况除外)。他并不太惊讶——如果一个心理医生(还是个特别有名的)连让他的来访者多说两句的本事都没有,那么他也不应该住在这种环境优越空气清新的完全享受型空间里。

       他忙着想自己的事情,大概沉默了有两分钟。紧接着,等他回过神来,他注意到莱克特医生正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有什么问题吗,莱克特医生?”

       “事实上,我希望你之后还会再来。”莱克特医生说。

       威尔皱起了眉。

       “这显然对于我们双方都有好处——必须承认,在此之前我从未遇到过有过像你这样的天赋,我希望能够继续研究它。而我猜,你需要得到医生的证明,你的编辑才会允许你的小说出版。”

       ——他们将互利互助。

       威尔仍旧坐在那儿,注视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现在的感觉就像在这将近两个小时中和他对话的这位心理医生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偷偷的和什么别的人进行了调换——更有可能是他一开始就没有仔细去观察。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大脑根本就没有怎么运作,没有在思考对方是否可信、这件事是否还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Deal。”

-004-

 

       肯定有什么后悔的念头(后来)在威尔脑子里转过几圈,然而他将它们忽略了。心理医生送他到门口——他注意到那是房间的另一端。

       “从花园的侧门出去,你能绕回到大路上。不过我猜那扇门藏得比较隐秘,也许会需要你花一点时间去发现它。”

       威尔相信这扇门必然藏得十分隐蔽,于是他没有浪费时间去找它,而是直接翻过了花园的栅栏。从花园的这一侧看过去,别墅的屋顶完全隐藏在了尤加利树的枝叶里。剩下一些低矮的灌木中隐约能看见在这栋小别墅后方还有另外一间小屋子。

       必须得承认,威尔对此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没错,该说如你所愿——我去见心理医生了。”威尔把手机夹在头和肩膀的中间,手里忙着拆他的一个包裹——一个卫浴套装。

       这通电话的另一头是阿拉娜·布鲁姆,现在她听上去心平气和:“我真高兴你做了正确的决定,威尔,你看,面对自己也不是那么难。”

       “也许吧。”威尔干巴巴的说。

       “汉尼拔·莱克特会是你见过的最好的心理医生之一,相信我。”

       威尔终于不再企图徒手拆开那个纸箱:“阿拉娜,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去看心理医生了,好吗?我没法和企图窥探我内在的人好好交流,也许莱克特医生除外。所以,这次的书出版之后,这种事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莱克特医生会让你恢复正常的,然后我们再来讨论你的书的事情。”阿拉娜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这意味着阿拉娜又感觉到自己被冒犯,而威尔觉得并非他的错。

       很显然,女编辑已经陷入了“负责的作者有一定程度精神问题”的论点中,暂时没有什么能够改变她的想法。大概是这个论点对她的打击有点儿大——不过谁一生中没遇见过两三个有精神问题的人呢——让威尔对自己曾认可了的她的智慧产生了一点儿怀疑。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

       尽管这么想着,威尔仍然觉得有些失落。和之前的失望有些不一样。两个星期前威尔还觉得世界上除了阿拉娜·布鲁姆没有人会相信他的那些话,而现在仍有人愿意相信他那些只是“独特的天赋”。

       好吧,他还是有一点儿高兴的。

       威尔收拾好那组套装(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为什么买这个东西了,现在他又多了两条随时准备好报废的毛巾,三个根本不会去用的漱口杯),然后瘫在他的椅子里,文档打开在他的面前,上面是经过他一些修改的那篇小说。

       几乎所有的修改都是在他从汉尼拔·莱克特的办公室里回来的那个晚上完成的,一气呵成,他前后浏览了三次,自己甚至连语法错误都找不出来了。

       他希望这意味着一切将要回到正轨,好事将要开始。


 
评论
热度(2)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