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Whisper(无差,意识流,一发完)

算是美队1的背景,Bucky还没有去参军。

其实算是有脑洞来源,但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完全跑偏了。

大概想写……Bucky没有意识到离开Steve对他来说多么艰难,令他如此困扰……这么一个故事。

Whisper有低语和密谈的意思。

在文中指令Bucky困扰的一切,和最后的悄悄话。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我。OOC的那部分除外。

-----------------------------------------------------------------------------


         他们刚结束了一次四人约会——在Bucky看来不算太成功,但已经比之前他想方设法安排过的那些要好的多。Steve似乎和那个女孩儿——大概叫做Amanda——有一点儿共同话题,Bucky几乎没有见过哪次四人约会的过程中Steve有过真正愉快的表情,而就在刚才,最后一道甜品上来之前,Steve和那个女孩儿短暂的谈话中,Steve确实地露出了笑容。

         “看来不算太糟。”他们在往回走,缓慢地,不想坐车,权当餐后散步。Bucky其实没有吃下那么多东西,他今天有点儿食欲不振,而且心不在焉,还拒绝了女朋友的邀舞。可能今天之后他就要被甩了。

         Steve只是耸了耸肩:“你应该把关注点放在别的地方,而不是每过两周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

         还是老一套的说辞。Bucky当然记得Steve的那一套,“我只需要一个”之类的。并非Bucky对此有什么不认同,但Steve总是宁可窝在家里画画,或者跑去电影院看些爱国电影,这样可是没法遇到心仪的女孩的。

         所以Bucky热衷于给他牵线搭桥已经有很长一阵子了。

         这是唯一透露出可能讯息的一次,尽管和之前的每一次四人约会一样沉闷无聊。Steve不关心女孩儿们想要关心的那些事情,比如裙子、手包和华尔兹。女孩儿们就和他没什么可聊。

         “你们刚才在谈什么?”Bucky问,努力使自己的语气不显得唐突,就好像他要刻意打探什么似的。事实上他今天晚上小心翼翼地避免着对Steve和那个女孩儿的好奇心。他和自己的女朋友聊天,然而也没有能听进去几句。

         这算是得不偿失的一种表现形式。

         “Amanda在艺术学校学美术。”Steve不紧不慢地说,“但她却想做个能上前线的护士。”

         “哦——”Bucky愣了一下,“那真不错。”

         “说不定哪天我们会在战场上见面的。”

         Bucky仍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他们已经离开了月光明亮的地方,布鲁克林街道那些密集的建筑物渐渐挡住了光线,Bucky开始盯着地面上自己时隐时现的影子。

         “Buck?”

         “是的,当然了——你们大概能成为什么‘最好的战地情侣’什么的。”Bucky在吐出一个单词之后才能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反正在他能够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把这些话都说出去了——这个时候应该有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冲出来,就像电影里的情节,然后把他的嘴堵上,以防他再说出什么不经大脑的话来。

         Steve看上去有些尴尬,他们已经走到了Steve的住处楼下(天知道他发愣了多久,该死的),Bucky一只脚还踏在台阶上,他赶紧放了下来。

         “我只是想说你今晚应该住下。时间已经很晚了。”Steve看了一眼手表,“夜里不安全。”

         “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担心我走夜路安不安全了?”Bucky按住Steve的肩膀,把他推着往上走,“即使是白天,布鲁克林对你来说也不安全。”

         “我只是善意的提醒。”Steve干巴巴地说,但听上去不像真的生气了。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钥匙,Bucky几乎是推着他打开了房门。

         

         从一个半月前Steve就开始自己住了,一旦Steve白天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一点,家里就会显得特别没有人气,连空气都像停滞住了一样。

         “听着,伙计,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那太混账了。”Bucky在Steve到厨房里推开窗户的时候说,他在沙发扶手上坐下来,那一点儿都不舒服,但Bucky没在意这个。他只希望赶紧在脑子还清楚的时候把真正想说的说出来。但今天晚上似乎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他一边说着道歉的话,一边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他有另外的,更重要的话应该说,但那些话都压在他舌头底下了,一时半会儿吐不出来。

         还没有这个契机。

         Steve站在厨房门口皱着整张脸看他:“你今天不太对劲,Buck。我不是说你比平常更混账了一点,这不算什么。”

         “哦,闭嘴,Steve。”

         本来一切应该很顺利的,今天只发生了好事。Steve今天没又招惹上什么人,没有挨揍,衣服还是干净的。也可能是因为Bucky事先告诉了他晚上有安排的缘故,Steve没弄脏他的外套。顺便说一句,那件外套对于Steve来说还是太大了,他应该换一件更合身的。他们还进行了一次不错的约会——和女孩儿们,或者说仅仅是Steve和他的女伴,Bucky已经不打算同情自己了。

         但肯定有什么事情是错的。

         Steve似乎就打算跟他耗下去了,两只手在胸前交叉着靠在厨房的门框上,那让他看起来更瘦小了。

         那不是重要的。对于Steve来说——

         有一些细小的声音在他思考的间隙不停的冒出来,Bucky意识到自己一整晚上都在被这些声音扰乱着,从他们坐在餐厅里,女伴们还没有来的时候开始。

         如果她们就此不来了——

         “我猜你快要接到调令了。”Steve说,Bucky盯着他,过了五秒钟才意识到Steve在说些什么,这是他们之前讨论过的,在晚餐开始之前,Bucky早就通过了体检,按照程序他就快要接到他的命令了。

         “嗯,我也这么想。”Bucky耸了耸肩,“但在此之前它还要保持好一阵子的神秘感。”

         “我会在最近再去试一试。”Steve终于肯从厨房门口走开了,但仍然和Bucky保持着距离——Bucky搞不明白这个,但他也没打算从沙发扶手上挪开,木质扶手给他带来的疼痛能让他保持清醒,起码是一部分的清醒。

         所以他现在在真正反应过来Steve想要说的是什么了:“在你还是只有5’4’’的时候?起码等你再长高两英寸吧?”

         “两英寸也不会让医生满意的。”

         这是事实,如果Steve能长到六英尺就好了,他们早就能一块儿参军去了。

         Bucky几乎不能想象等他离开了布鲁克林参军去了,没有人看着Steve会发生什么——Steve总是不能很好的保护自己,换句话说,麻烦总是找上他。即使现在有一个肯放水的医生签发了Steve的体检证明,等到了战场上,他还是——

         说到底,无论哪种情况都会将Steve置于他的保护之外。

         然而他们都直到他很快就会接到调令,到欧洲战场上去,到枪林弹雨里解救世界。

 

         难得的,他们没有因为这个问题争论起来——一般他们都会争上10分钟,Bucky从来没有能够说服过Steve。

         “我的衣柜里居然还有三套你的睡衣。”Steve听起来快要睡着了。Bucky仍然精神着,他几乎能感觉到脑子里有一根弦紧绷着:“那是因为我总是把睡衣落在这里。”

         “真期待看到你在军队里还丢三落四的样子。”

         Bucky没有做出回应。

         “顺便说一句,Amanda想要去做个战地护士的原因是她的男朋友上个月接到调令离开了,Laura可能会跟她一块儿去。虽然之前我说过了,但今天你心不在焉的,我猜你就没在听。”

         即使是这句Bucky也没有认真在听,事关Laura,他的女伴——可能明天就会跟他提分手的女朋友——他无法回避那些隐藏在他大脑皮层底下不断涌出的低语,无力分神来考虑其他的东西。这会是个艰难的事,这终于还是变成件艰难的事。

         所以他才会逼着Steve去找工作,给他介绍女朋友,做那些蠢事。

         “你睡了吗,Buck?”

         最后Steve问了一句,已经变成了唇齿间的喃喃。Bucky怀疑这会儿他说什么Steve都听不进去了,睡神正把Steve拽得越来越远。

         

         这样正好。Bucky在被子里动了动身子,他们此时并肩躺在Steve那张单人床上,他向Steve的方向靠过去,让下巴贴近Steve瘦弱的肩膀。

         他能如此清楚地感受到藏在这副瘦小的骨架底下的生的活力。

         这让Bucky脑子里紧绷的弦渐渐放松了。

         然而那些深处的想法更加迅速的冒了出来。

         “如果可以——”他说,非常的轻声细语,“真不愿意离开你。”

         这也变成了他在放任大脑陷入无法控制的自如运转前最后能说出来的话。他们大概同时跌进了梦里。

         无意识的,在睡梦中他们向彼此贴近——至少在梦里无需道别。


-END-

  盾冬  
评论
热度(22)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