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热饮和从未存在过的时间差

       Bucky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看着一只松鼠从不远处向他跑过来,在半米远的地方停下和他对视。他们大概互相瞪了有十分钟。

       这肯定是一只胆子特别大的松鼠,它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怕人,反而对Bucky手里拿着空纸袋——先前里面装着面包——很感兴趣。Bucky怀疑再过两分钟它就会顺着自己的腿爬上来钻进那只纸袋里。

       但松鼠没有成功,或者说它错过了成功的好时机。Steve穿过草坪从另一边回来了,惊动了它,它溜过草坪,从Steve回来的方向逃走了。

       “街上人太多了,你确定要去看新年倒计时吗?”Steve把一杯热可可递给他,挨着他坐下来。Bucky和他对视了一眼,把手里的袋子搁在腿上,双手捧着星巴克的纸杯:“我们都等到现在了。”

 

       他们是下午出的门,中午的时候Steve叫了外卖,因为前一天晚上太累了,他们谁也不想起来做饭。他们甚至还为谁去给外卖开门纠缠了半分钟,直到Steve意识到这对送餐员来说有些不太合适,他们不应该让人家在外面等。

       这一天他们计划一阵子了,因为他们已经很久——70年,或者更久——没有一起看过时代广场的倒计时了。在他们还都年轻的时候Bucky带着Steve去过一次,Steve只记得放了烟花,所有的一切都热闹非凡,但他自己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我们不一定要好位置,你知道。”他们窝在沙发上思考这个计划,并且确保在这一天他们都不会有任务,“我们只需要——”

       “在那儿。”Bucky懒洋洋地说,他在下午阳光好的时候就会开始犯困,“在彼此身边。”

       Steve觉得自己对此无需反驳。

       他们在公园里坐了一个下午,穿过公园的年轻人几乎都是准备晚上去跨年狂欢的,Steve注意到有人甚至带了毯子。年轻人的行动力简直可怕。Bucky并不打算去抢占先机什么的,他们甚至没有挑离时代广场近的地方。

       “如果赶不及了我们完全可以跑过去。”Bucky说,“我可不想一整天都待在挤满了人的广场上。”

       Steve也不想,尽管网络上的指南上写着“体验挤满了人的广场”也是跨年活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他还是宁可就跟Bucky坐在小公园里,只是坐着聊天,或者看小孩子们绕着公园一圈圈地跑。

       Bucky变得不再怕冷。其实今天气温挺低的,而Bucky甚至不肯好好带着围巾。他现在不喜欢一切显得会拘束着他的东西,也不喜欢带手套。那双Natasha拿来为了给Bucky盖住那只稍显突兀的金属手掌的手套被他们塞在了衣柜的最深处,Steve都没有花心思找过它们。在尝试了几次给Bucky系好他的围巾之后Steve彻底放弃了,让那条本来就不怎么厚的围巾被Bucky随意地缠在了脖子上。

       但如果他们要坐到深夜,Steve并不认为Bucky能够撑得住——所以他跑去买了热饮,星巴克里挤满了人,他随时都要担心有人会认出他来。以往他倒不是特别担心这种事,但现在——他还留着Bucky在公园那里等着他。

 

       Bucky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喉管滑向胃里,瞬间温暖的感觉几乎蔓延到了他的指尖。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冷。虽然他们都不愿意承认,但他的身体确实已经习惯了寒冷,即使是在离开了冰冻状态之后,他仍然能够很快适应它。

       不过稍微暖和一点儿不是坏事。Bucky这么想,他两只手捧着那只纸杯,尽管只有一边能够感受到透过纸杯传来的温度,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事实上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十分需要这种现实的刺激来让他确认自己正在恢复正常——这种情况在他回到Steve身边之后得到了很好的缓解,因为Steve就是他所能接触到的最现实的一切,他想象不出什么能比Steve更让他感觉正常的了。

       即使中间空缺了七十多年。

       “我以为你会买咖啡,毕竟我们得撑到夜里十二点。”Bucky说,他搓了搓手指尖,现在那里已经完全温热了起来,是一种舒适的温度。“然后还得回家去,才能睡。”

       “毕竟我们回去还要睡觉。”Steve不紧不慢地说,“我们明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没有必要用咖啡因破坏它,不是吗?”

       Steve有很好的生物钟,Bucky注意到了这一点。尽管他睡得时间不长,Steve对外的解释总是他已经睡得够久的了,但事实上Steve的作息挺有规律的,可能他天不亮就起来了,但他总是那个时候起来,然后去晨跑,在此之前他已经睡了四五个小时,这对一个超级战士来说大概是足够了。还足够他每天早上晨跑的时候去“折磨”一个普通士兵。

       跟Steve比起来Bucky简直称得上嗜睡。

       七十多年前这种情况总是倒过来的,当时的Steve柔弱得像是小孩子,随便一场流感就能将他击倒在床上半个月起不来。即使在日常情况下,Steve也得睡足八个小时,才够他在剩余的时间里跟着Bucky东奔西跑,或者在没有Bucky的情况下挨揍。

       而Bucky是那个精力过剩的人,他每天要应付很多事情,他家里的弟弟妹妹,还有Steve。幸好从七年级之后Bucky就几乎不再挨揍了,他能把所有欺负Steve的人揍趴下自己还不挂什么彩。

       Bucky为这种换位而感到有些无力,但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一直是最希望Steve变得更好的那个人。

       他现在只是哼哼了两声,把甜兮兮的热可可吞咽下去。

       “你还饿吗?我们可以在过去之前再吃点儿东西。”Steve说,Bucky注意到他几乎没怎么动自己的那杯热饮,可能只是喝了两口。

       “你觉得无聊吗?”Bucky皱着眉头问,“只是在这里坐着让你觉得无聊了?”

       “不,当然不!”Steve迅速地反驳他,非常该死的,Steve听上去就是让人不会怀疑的,他真挚的总是有点儿过分了,“只是,我们在这儿坐了挺久了,你拿着那个空袋子已经超过四个小时了,还不如把它留给松鼠。”

       “这是个不错的建议。”Bucky慢吞吞地说,吸收了糖分让他感觉很好,他现在有点儿犯困了,简直想抛弃他们这个琢磨了很久的计划现在就跟Steve回家,但他不能这么做,“我们现在站起来,已经快十一点了,我们可以非常慢地走过去,继续找一个边边角角的地方挤在一块儿。”

       他听见Steve发出了一种愉快的笑声,非常短促,似乎剩下一半被Steve憋在喉咙里了:“然后把纸袋留给松鼠吗?”

       “如果你能把它找回来的话。”Bucky也没忍住地笑起来,现在他能正常地做出这个表情了,之前很长时间里,连Natasha都说他笑起来别扭。

       最后纸袋还是被扔在了垃圾桶里,因为把它留在长椅上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美国队长可做不出来,Steve Rogers也不可能。

       “它会找到更好的窝的。”Steve这么说了一句,就好像没有能够带走这只松鼠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一样。

       Bucky怀疑之后Steve真的会手工做一个窝拿到公园里来的。

       

       时代广场上简直人山人海——字面意义上的那种,Bucky觉得自己会活生生的被挤出人群恐惧症,但还好,他们在广场最角落的地方,几乎已经要离开跨年庆典范围的地方找了一个刚好能塞下两个人的位置。两个人的肩膀挤在一起。

       “我刚才真不应该喝那么多热饮。”Bucky觉得自己听上去像是在抱怨,好吧,事实也就是如此,“现在我快要热死了。”

       “这大概是附带体验之一?”Steve皱着眉头,“说实话,我现在也够热的。”

       人挤着人,想不热大概也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七十多年前他们来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多人,说实话,那个时候纽约人也不算太多,他们能舒坦的躺在地上,烟花就好像在他们眼前的一块深色电影屏幕上炸开一样。

       “或许我们应该待在家里看电视转播。”Steve说,“如果你现在想回去了的话——”

       “不,不想。”Bucky飞快地打断了他,“我们说好了要来看倒计时的,我们应该一起再看一次这个。”

       于是Steve没再反驳他。最初他们的意思都是差不多的,中间他们空下挺多年的了,如果有机会的话,空缺的七十多年当然应该补上,他们之间的回忆应该越来越多才对。但如果这种场合令Bucky感到不适——

       “我什么都没想,好吗?”Buck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让他有点儿挫败感,“我没有什么不适的,只是,你体谅一下我,我七十多年,不对,我活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么多人,相信我,九头蛇实验室里的人还没有刚才那个公园里的小孩儿多。”

       Bucky一直在试图让九头蛇不成为他们的禁忌话题。他接下来的工作需要他直面在九头蛇那段时间所做过的一切,如果Steve都不肯跟他谈这个,那他对别人就更加难以开口。

       “好吧,还有十几分钟了。”Steve点了点头,“我们一会儿可以很快回到家的。”

       Bucky干脆握着他的手——用他有感知的那半边:“我希望你不要在打断我的兴致了,不然我会揍你,而且绝对不用这只手。”

       “那我们可就暴露目标了。”Steve终于放松下来,让肩膀沉下去,Bucky毫不客气地把下巴搁了上去,打了个哈欠:“那就闭上嘴吧,混球。”

       

       天空中炸开的烟花,还有散落下来的彩色碎屑,缓缓降落的水晶球——当然他们的位置看得并不清楚,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去感受所有的一切。

       “和当年看起来不太一样,嗯哼?”现在Bucky只有用喊的才能让Steve听见他说话,因为所有人都在高声叫嚷,和周围的人拥抱在一起。

       “Yeah——”Steve有些发愣。彩色碎屑飘在他们头顶上,就像是那些烟花炸开之后落下来的残骸似的——Well,这个词不太好,但Steve现在脑子有些转不动了,他能做的就是把Bucky按在自己怀里,如果之前他还有什么犹豫的话,在他们拥抱的瞬间那些犹豫就被他丢在脑后了。

       “七十多年之后陪你来看倒计时的还是我。”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这再好不过了。尽管Steve还想说形式变得越来越浮夸了或者其他之类的扫兴的话,但他咬紧了牙关没让这些东西跑出来。这就是他们一开始计划来看倒计时的目的。他们本来都以为失去彼此了——现在他们正拥抱着失而复得的人。

       Steve意识到这个事实给他带来的冲击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他几乎不能允许自己的手松开。

       Bucky也紧紧地抱着他,用一只人类的手臂和一只机械手臂,Steve能感受到后背被金属压迫的重量,但那还好,那现在是Bucky的一部分了,那么他就能够接受。

       “新年快乐,Bucky。”Steve往后退了一点,他手上的劲儿一点都没松,导致他这个姿势只是脖子往后仰了一点儿,但他能看清Bucky的脸了。

       “Well,我猜你肯定还是期待过站在对面的是某个姑娘的。”Bucky耸了耸肩,“新年快乐。”

       这和他们七十多年前的对话一模一样。

       “不。”Steve摇了摇头,“这回你可猜错了。”

       Bucky只是眨了眨眼睛。

       “除了你之外,不会有其他人。”

       “这对于你来说已经算高级情话了。”Bucky露出了一个笑容,“比我想象得要好多了,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Steve。”

       他们挤在人群里接吻,Steve让自己的手指绞进Bucky怎么也不肯去剪的那些长头发里,Bucky就没松开他的脖子。

       他尝到一些热可可的味道。

       真是甜得要命。

       

       Bucky躺在床上,和那只从他外套里爬出来的松鼠四目相接。

       他们终于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即使对于超级战士这也是个体力活,甚至比挤进去还要麻烦,因为这会儿所有人都难舍难分,还有个年轻姑娘在派送free hug。Steve险些被搂了个满怀。

       等他们终于躺在卧室里那张舒服的大床上的时候,Bucky计划中关于“看完倒计时回到家里才开始的夜生活”部分已经彻底被他提出计划外了。不过还有些计划外的东西加入了进来。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爬进来的。”Steve先做出了无辜的姿态,但这只松鼠估计是从公园开始就跟着他们了,听见了他们说那些平常根本不会说的腻腻歪歪的情话,然后看见他们像是高中情侣似的接吻。

       从Bucky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正在想同样的问题。

       “我们明天再把它送回去。”最后Bucky投降似的倒在了枕头里,“现在我要睡觉,立刻,马上。”他不想去想松鼠的问题了。他听见Steve凑到他旁边移开了那只小东西,走到了客厅里然后又挪回来,床头灯被关上了。

       “我处理好了,睡吧。”

       Bucky本来一句话也不想说了,他根本懒得动嘴唇,但最后还是开了口,因为Steve的温度如此舒适地靠近了他。

       “晚安。”

       Steve听起来像是在他的头顶笑了一声。

       “睡吧,Bucky。”Steve钻进了被子里,“晚安。”

 

       明天就是新年的第一天。

       意味着所有的一切都是新开始。


  盾冬  
评论(4)
热度(98)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