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难与诡计之书

殉难与诡计之书[1]

 

       “有人说,在这个邪恶的大地上,骑兵是最大的奇观,而其他人则声称步兵或带长桨的舰队才是最大的奇观。我却说,只有你的爱才是唯一的奇观。”

——萨福

 

       交响乐。蜡烛。烟卷。

       Brahms.

       Lucien.Lucien Carr.

 

        在房间里黑暗的一隅。他那金发,在蜡烛的影子里变得像是缓慢流动的金色液体。他的手指,他夹着烟的动作。他的眼睛,比蜡烛的光要明亮。他吐出雾气的嘴唇。他的嘴唇,他露出的牙齿。

        Lucien.Lucien Carr.

        他说。他的声音像烟雾一样漂浮,话语却笃定。

        “终于,废墟中走来一片绿洲。”

        于是你也笃信自己的地位与绿洲同等。

       

       他说生活是圆的,我们被困在这个生与死的车轮上。

       你走进来,你打破模式。

       呯。

 

       他的针织衫,他的灰色外套。他插在衣袋里的手,他走下楼梯,皮鞋同楼梯的木质碰撞出的踢踢踏踏。

       他的脸在光线底下。

       你自己浸在黑暗里。

       他从光鲜亮丽里抬起脸来,他的嘴唇噏动。

       他是新世界。

       他的新世界。

       Lucien,Lucien Carr.

 

       此时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步入一个怎样的新世界。你还是世界上最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你爱着世界上所有的新鲜,你爱规矩,也爱打破规矩。

       但你还是小心翼翼的,你把翅膀收拢在脊背里,那些骨瘦嶙峋的脊背。

       迟早有一天血肉无法困住它。

       Lucien,Lucien Carr.

       他像个擎着刀的人,不是一柄小折刀,那只能用来裁纸。他握着的是划破混沌的砍刀,他劈开了你的视野,他劈开了那谨小慎微的血肉。那血淋淋的羽翼,和血淋淋的骨架。

       于是新世界诞生了。

       终于,废墟中走来一片绿洲。

       

       “所以你排队就餐认识了Lucien,现在就只看到他了。”

       如果有一刻你还曾想将Lucien同萤火虫的光辉相比,现在你再也不了。不多亏你的竞争对手,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都该来爱Lucien,而Lucien甚至不用振动薄翼。

       他只用他的目光,他时而上扬时而下眺的目光。他的蓝色眼睛,那是所有名画家笔下最珍稀的蓝颜色。他还有他的金发,你时常无法将实现从那头金发上挪开。那金发肯定来自纺织金线的纺锤。

       他还有独特的、旁人难以模仿的鼻音。他的低语都像在哼唱,但又不是你在酒馆里听见的那些不入流的腔调。他拔高嗓音,偶尔显得凄厉刺耳。但那对谁来说重要呢?他说的每句话你都要当做欣赏,你只欣赏那姿态,去忽视那双薄唇里吐出的刻薄。

       刻薄。

       Lucien.Lucien Carr.

 

       在黎明,带着灼热耐心。

       我们将进入辉煌的城市。[2]

 

       你们在城市里横冲直撞,此时此刻还未想过停下,你觉得自己不会停下。

       为了Lucien,就不会。

       毒品掺在茶里,茶要沏得像咖啡一样浓。更多的时候也是咖啡,咖啡就要浓得不能更浓。

       打字机,烟卷,褪掉裤子。

       撕掉的书页,钉子,头晕目眩。

       这次换成了小刀,也许是一把剪刀,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正忙着在你的脑子里东奔西跑。你被割开,被剖析,手掌和Lucien贴合在一切。

       于是所有的一切就值得原谅了。

       “非凡的人鞭策我们前进,所以我们有责任违反法律。”

       非凡的人。

       Lucien.Lucien Carr.

 

       这儿有个计划,男孩儿们。

       我们加入商船队,航行到世界尽头。

       他说他要去巴黎,就好像他全然不知欧洲大陆上的战火一样。要不然就是他有着非凡的勇气,要不然就是他有着非凡的自信。

       你宁愿相信两者兼而有之。

       你们就好像真的要乘着这破木筏一路划向巴黎,那浪漫之都。随便一条街道上都流淌着音符,那儿的金发女郎,那儿是欧洲。

       那儿也是新世界。

       只因为Lucien这么说所以你就微笑了。

       我们会一起开始,那会是完美的一天。

       Lucien.Lucien Carr.

 

       你知道接下来要急转直下了,就像每个故事。你们正坐在高潮的顶端,把图书馆的圣典换成你们的圣典。

       所有人都看到了你们的新世界。

       新视界。

       你们都在享受这突兀的高潮。一个棕色卷发的女孩,或者是David脸上困惑愤怒的表情。

       他扬起下巴,以一个最刻薄的姿态。

       你在想诗人怎样的语句才能描述他,画家怎样的颜色才能描绘他。

       他夹着烟的手指。

       你在想这姿态和你们第一次见面时有何不同。

       然而他凑近了,他说:“如果不是我,你早无聊死了。”

       于是你知道,这会儿你们俩都在坦坦荡荡的黑暗里了。

       于是才有草地。

       草地,呕吐的Jack,吻。

       Lucien.LucienCarr.

       

       没有停顿,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崩溃都是在看不见的角落里一夜完成的。

       但你知道自己听见了哗啦啦的声音,崩溃的声音。那可不是什么泪水决堤可以了事。有很多可以拆毁的东西。钉满纸张的墙壁,你写的诗,打字机或者只是一张坐过的垫子。还可能是床铺,或者走过的路,踩死的草,没什么新玩意儿从土里长出来。

       它就枯萎了。

       枯萎的还有David。是的,你如此同情他,这个可怜的男人,从来没有认识到什么是傲慢的无情。他以为是自己困住了Lu,一点儿也认不清谁才是织网的人。

       没有谁是织网的人,只有爱将你钉在原地。

       爱。

       他那双蓝眼睛从监狱的栏杆里向你投来目光。那是你从未见过的Lucien,他颤抖,他恐惧,他试图挣扎。

       可他仍然颐指气使。

       你就要救他了。

       你就要救他了?

       

       知道吗,Allen?他把你称作他的守护天使。

       你知道。

       你还知道谁也被这样称呼过。

       那个人现在跌进了城市的某条沟渠里,就像每一个死于谋杀的人。

       你早就知道他会是拿着刀的那个人。

       Lucien.Lucien Carr.

 

 

       警惕着。

       你并非身在仙境。

       我听说有奇异的疯狂在你的灵魂中滋长。

       愚昧和隔绝却使你幸运。

       受苦的人

       才能发现藏匿的爱。

       给予,分享,失去。

       至少不会未盛放就死。

 


[1] 题目取自2006年出版的Allen Ginsberg的日记。

[2] 摘自兰波的诗,此处引用字幕组在Kill your darlings 中的翻译。


评论
热度(20)
  1. 不體面无人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Lucien. Lucien Carr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