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魔咒(沉睡魔咒AU,森林巫师!Bucky/王子!Steve,斜线无意义)

沉睡魔咒

* 梗来自于之前看到过的一个沉睡魔咒的剧透,女巫吻醒了公主什么的。于是有了这篇文。脑洞来自@脑洞侠阿深深 她是真的脑洞侠【。 可能雷。然后我确定我写的是盾冬但……这个梗用起来太冬盾了。请让我们和谐友爱地理解为无差。

* 我只看过剧透,没看过正片,所有的一切都不以正片为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剧情是什么样的。我只是想写女巫吻醒了公主。【被揍

*设定大概是王国是SHIELD ,森林是Brooklyn,森林巫师的秘密教团(雾很大)是Hydra,Natasha来自荒废又重建的SHIELD王国这样吧【设定这玩意我搞不定【但其实可以完全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新加一条 深深的脑洞认为寇森应该是SHIELD王国的……王后【被揍

* 逗比向,逗比向。【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

 

       穿越过重重山峦和茂密森林,就可以看到SHIELD王国高耸的塔楼和坚实的城墙。城墙里住着国王。

       Steve只见到过那城墙几次,他从出生开始就住在森林里,他的父亲很早就死去了,母亲也体弱多病。因为没有能够得到适当的照顾,Steve在记事的头几年看起来都要比同龄的年轻人要小几岁,他甚至不太长个儿。

       但他还是安然无恙的长大了,多亏了Bucky——据他自己说,他是生活在森林里的精灵。

       “哦……这么说也不太确切吧,但我确实在森林里生活很久了。”Bucky有天晚上坐在树杈上说,两条长腿垂下来荡来荡去,“你住在森林里,我得好好照顾你。”接着他皱着眉头打量着只肯在地上坐着的Steve:“你就不能多吃点儿东西吗?!森林里所有的男孩儿都长得比你高!”

       Steve没有在森林里见过其他男孩儿,像他自己这样的。他是见过一些其他的……生物,大概就是Bucky口中的男孩儿。他们都力气大得很,动动手指就能把Steve摔在地上。

       “嘿!你们再这么干我就把你们都吊着绑在树上!”Bucky有一次威胁他们,Steve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这么干,但Bucky就是这么说的,其他男孩儿也就这么相信,他们都尽量的远离了Steve,不再敢找他的麻烦。

       尽管Bucky一直说自己是个森林里的精灵,Steve从来没有见过他使用过什么精灵的法术什么的,哦,大概除了Bucky总能飞到树杈上坐着,他有时候拎着Steve就飞上去了,让Steve觉得自己是被吓出了恐高症。但后来Bucky不再这么做了,大概是因为某一次他拎着Steve的腰带飞过森林的时候,Steve非常不给面子的吐了一路。

       太可怕了,连Steve自己都这么觉得。

       接近成年的时候Steve开始长高变壮了,这还是要归功于Bucky。如果没有他,Steve觉得自己可能很难在森林里活下来——特别是16岁的时候他的母亲也在病痛的折磨中去世了。有一段时间Steve觉得这很难接受,太难了,他只想一个人呆着,而Bucky坚持要陪着他。

       “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

       Steve确信正是Bucky这句话让他撑了下来。

 

       “Well……你的家其实在森林之外的城堡里。”Bucky慢吞吞地说,这是Steve成年前的晚上,Bucky照例坐在远处,Steve非常难得地坐在了他旁边,“我觉得是时候让你知道了。你现在成年了,你可以选择离开森林,回到自己的家里去。”

       自己的家。Steve从来不知道城堡里是什么样的,他对那儿完全不熟悉,只在Bucky心血来潮把他带向高处的时候看到过几眼。

       “你是被送来森林里的。”Bucky说话的时候使用了一种带着歉意的语气,“这是我年少时候犯的一个错误,我施下的魔咒出了点儿问题,它可能会……伤害你。”

       Steve皱着眉头。

       “好吧,我不是一个精灵,我是一个巫师,呃……将要成为一个巫师。我施错了一个诅咒,你在成年的当天会碰到纺锤然后昏睡……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巫师,那是一个考核,我搞砸了,所以——”Bucky耸了耸肩,他往离Steve稍远的地方挪动了一点,似乎觉得现在并不适合跟Steve坐得太靠近,“给我的惩罚是照顾你直到你健康的成年,你知道,没有法术,除了能飞,不过至少这个我做得不错。”

       Steve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甚至张了张嘴,但就是没有一个字儿从他的嘴巴里冒出来。

       Bucky的左手攥紧了裤子上的布料:“你要回去吗?”

       “我觉得你不应该在今天告诉我这个——”Steve终于说出一句话来,“我本来很高兴在成年前夜能跟你在一起。”

       他注视着Bucky的眼睛,发现对方的眼神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愉悦又温柔,Steve有点儿不想破坏这个时刻:“但我没预料到会听到这个。”

       “啊……”Bucky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弥补了自己犯下过的错误,剩下的部分,我以为让你自己选择接下来的生活才是正确的。”

       “你要走了吗?”

       “这个……我以为我隐瞒的够好的了!”Bucky带着一种兴奋的表情,但他的语气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是的,我得到了另一个考核的机会,如果这次成功的话,我就会离开森林了,到……别处去,我猜。”

       别走,Steve想说,我只希望和你待在一起。

       但他还是没有说出口。Bucky被迫承担了这么多年不应承受的负担,为一个他自己也不愿意发生的错误。

       大概现在还有机会去纠正它。Steve想。

       “你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个王子的,你知道,就是他们说的那种……穿着绸缎衣服,打扮的金碧辉煌走来走去的人。”Bucky说,“我很抱歉我毁了你的童年生活。”

       你并没有。Steve希望自己能这么说,但如果他开口说出来了,那么他可能就要反过来变成毁掉Bucky今后生活的那个人了。

       他不报复,他从不。

       “我大概会回家看看吧,我想。”Steve坐在树杈上,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大远处城堡塔楼的尖顶,“但那并不是我的家。”

       Bucky沉默了,他看着Steve,仔细地盯了很久。他的表情很古怪,看上去就像他本来想表现得欣慰,最后却只剩下悲伤。

       他们还是要分开的,Steve想,他真不愿意这么做。

 

       Bucky是个合格的巫师,他们应该给他通过的。

       在昏睡过去之前Steve想,这个诅咒的效力过去了这么多年仍然丝毫没有减弱,不过至少Steve在睡着之前知道了什么才是纺锤。

 

       Natasha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和他可笑的、带着犄角装饰的斗篷罩帽。现在王国里居然允许这种人混进来了,真是可怕。

       “你跟着我。”那个男人又重复了一遍,他之前小声这么说了一句,像是要测试一下自己是否能够说话,“我需要你去救一个人。”

       “哦,不。”Natasha打了个哈欠,“我想继续睡觉,明天再说行不行?”

       “不行。”一个单词之后,那个男人就不说话了。

       Natasha不喜欢应付这种场合,一般她会直接放倒对方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上,但这个男人似乎不是一般人——一般人才不穿成这样。

       认真的长个犄角不行吗?

       “你怎么知道我能救人,我杀了的人挺多,但从来不救人。”Natasha想打消这个男人古怪的念头,“就是告诉你一下。”

       “有人告诉我你可以。”男人说,他脸上仅仅露出来的两只眼睛稍微眯起来了,“你是个公主。”

       这绝对是Natasha听过的最可笑的理由:“公主可不只有我一个。”

       “无所谓是哪一个。”男人听上去不耐烦了,“只要能够让他醒过来。”

       “天亮了自然就醒过来了,你试过把蜡烛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吗?”Natasha挑着一边眉毛说,“你要救的这个人睡了多久?”

       男人似乎愣了一下:“七十年。”

       是有点儿久了,Natasha想,挺久的。人能活多少年呢?七十年都用来睡觉了,那可是相当的不划算。就算醒过来了,看到的也是和认知完全不同的世界。

       想到就心酸。

       “嗯……我可以帮你。”Natasha说,“但我不能保证真的能……你知道,我可没见过睡七十年这种病。”

       “你不用知道。”

       Natasha就听到这么一句,然后自己就也睡着了。

       该死的。

       

       醒过来的时候她在一座城堡里。

       事实上Natasha是凭借着还挂在墙壁上的那些旗帜分辨出来的,这个王国曾经存在过,这座城堡也曾经无比繁华,但不论怎么说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这间房间几乎不能透进光来,藤蔓植物爬满了窗户,不用想就知道外面的城墙会是什么样。

       “好吧,你的方式太简单粗暴了,你是怎么做到的?”Natasha本来以为会是脖子后面的一记手刀什么的,但她的脖子完全不疼。

       “这是一种本领。”那个男人说,“你过来。”

       他站在一张石床的附近(那看起来非常不舒服),但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仿佛正在睡着的那个人还能通过精神伤害他似的。

       “我该做什么?”

       “吻他。”

       Natasha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才是告诉我你独特的治疗方式是接吻?”

       男人皱着眉头:“有什么问题?”

       “不。”Natasha不想再莫名其妙的睡过去,“只是比较独特。”

       “就……照做。”男人说,“按照他的说法,爱人的吻会让他醒来,王子和公主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

       Natasha忍不住又挑起了眉毛:“所以你就随便抓了个公主过来?”

       但她没有得到回答。

       起码是答非所问。

       “我只知道他是个好人。”那个男人说,他又往后退了一步,“他本来应该有机会享受所有的一切。”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听上去十分迷茫,就好像他今天才认识这个人,Natasha不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她自己可不会为了一个认识一天的人就随便冲进一座城堡里绑架公主。

       “Well,我来试试看。”Natasha说,“但我不确定能弄醒他的人是不是我。”

       她终于走近了那张床,低着头看了看。那是个英俊的年轻人,看上去也就20岁出头的样子。这个年轻人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睫毛在脸颊上投射出迷人的阴影。

       就算没有人告诉她这个人是个王子她也会这么以为的。

       Natasha低下头凑过去,吻这样的一个人至少不会让她在几十年之后想起来仍然反胃,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大概五秒钟之后她直起身子。

       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我果然不是‘那位公主’。”Natasha耸了耸肩,“你可以——”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双手就碰到了她的肩膀。那力道大得过分,她被直接甩了出去,好几米远,但很明显对方克制着,她甚至没有摔倒。

       “我已经尝试了所有的方式。”那个男人终于靠近了石床,他的一只手从斗篷里漏了出来,Natasha发现那并不是一截属于人类的手臂。

       “是我让你失去了一切。”

       他的声音听上去如此平静,Natasha几乎可以确定这种平静的声音底下暗藏着波涛汹涌。

       “对不起,Steve。”那个男人说,现在Natasha知道“睡美人”的名字了。

 

       Bucky设想过很多种情况。他在各个王国之间奔走,他几乎见过了所有国家的公主。她们被他带来这里,但没有一个人的吻能够让Steve醒过来。

       他早知道他会后悔的——他忘记过,他又记起来了。或者根本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让Steve离开森林。Bucky一直觉得成为一个真正的森林巫师是他的梦想,却全然没有发现那些和Steve生活在森林里的日子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Steve离开森林之后Bucky通过了那项测试,但结果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成为了真正的森林巫师,用强大的魔力做过很多错事。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蛊惑了,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巫师会对他自己产生怎样的影响。

       那些影响包括让他失去了一只属于人类的手臂。

       但这些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已经做完了所有该做的事情,但仍然无法让Steve醒来。

       Steve从未真的死去,但再也没法真正的活着。

       “对不起,Steve。”

       他尚且不能完全理解人类的感情——他失去过“感性”的那部分,现在也并没有彻底找回来,但是现在他能够切实地感受到有某种深沉的感情在他的胸腔里鼓动,几乎要满溢而出。

       ——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

       Bucky这么说过,他没做到,他要食言了。

       他俯下身去亲吻了Steve的嘴唇,就好像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

       这大概就是他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到哪里去。

 

       然而阳光突然照进了房间里。

 

       Steve现在坐直了,Bucky一开始非得逃得离他老远,就好像他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什么的,他不得不强迫对方坐在自己旁边。

       他看见了Bucky想要藏进斗篷底下的手臂——那只左手看上去毫无生气,像是某种金属造物。

       “那是魔法的反噬。”Bucky简短地说,他现在把兜帽扯下去了,露出卷曲的头发和苍白的额头。他的眼睛不像Steve记忆中那样带着愉快的神采,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把那种神采从Bucky眼睛里偷走了。

       “已经没事了,都过去了。”Steve说,他仍然牢牢地拽着Bucky的胳膊,他有些紧张,担心Bucky仍然会离开。他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似乎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管怎么样,我都醒过来了。”

       “是的。”Bucky用非常轻的声音说,就像在喃喃自语,“你已经醒过来了。”

       “我可是听从了你的建议,但没碰上什么好结果,你该先告诉我纺锤长什么样,以免我滋生不必要的好奇心。”Steve希望Bucky像从前那样的语调跟自己说话,“你的诅咒倒是十分灵验。”

       Bucky看着他——Bucky是几个世纪以来最好的森林巫师,他的诅咒当然应该灵验。

       哪怕是在他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森林巫师的时候。

       “我要回到森林里去了。”Bucky想要站起来,但他没能做到,Steve按着他的手臂。他当然能通过别的方式溜掉,他有许多方法,但他不忍心。

       当Steve像从前他们在森林时那样用那双蓝眼睛注视着他的时候,Bucky就完全无法拒绝。他只能坐在那儿,听着Steve说话。

       “我会和你一起回去。”Steve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根本没有给Bucky反驳的机会,“我是在森林里长大的,城堡不是我应该生活的地方。我听过你的话,现在你看到结果了,Bucky,我不会再跟你分开了。”

       “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

       “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

       Steve听见Bucky用不确定的语气跟他同时说。Bucky的目光审视一样得在他脸上搜寻着。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知道我总是认真的。”Steve说。

       他等待着Bucky的回答,他确信他等待得已经足够久,如果在他沉睡的这漫长的过程中他也有做梦的话,几乎可以肯定他不会梦到除了Bucky之外的其他人。

       “是的……”Bucky缓慢地开口了,“是的,我知道。你总是认真的。”

       这会儿他的目光和声音都变得坚定起来了:“我们没有什么非得去的地方。”

       真是个漫长的宣判,Steve想。

       “你想要去哪里都可以。”Bucky最后说,“我都会跟你在一起。”

       ——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

       Steve觉得这句话才是个魔咒。从一开始就将他和Bucky牢牢地缠在了一起,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法将他们真正的分开。

       他莫名其妙地想起Bucky嘴唇的触感——他醒来之后意识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Bucky在他睁开眼睛后一秒就一拳挥了过来,带着那种见鬼了的表情。他希望自己现在看起来没有脸红,那很糟糕,因为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脖子发烫了。

       等Steve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吻上去了,手指陷进了Bucky的卷发里。他们从未有过的贴得如此近,如果可以的话Steve希望能就这么继续下去,不要停下来。

       

       但就是有人不解风情。

 

       “咳咳,你们有注意到应该把我弄回家去吗?”Natasha打着哈欠,“我困了。”

       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应该怎样体谅女士。

       活该没法被公主吻醒。

       如果Clint哪天也敢脑子发晕把她这么晾在一边,Natasha想,那他可就死定了。


评论(1)
热度(17)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