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莲人(SD,脑洞大,连通宇宙代表作(并不

食莲人

       “他仿佛深深入睡却又完全醒觉,自己心音的节律在耳中化作了音乐。”

——丁尼生《食莲人》

 

 

       “Mr.Winchester?”

       Sam连续听到了好几声这样的呼唤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这个称呼正是代表他自己。他意识到自己坐在一张布纹矮脚沙发椅上,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一个密闭空间——也不是完全密闭的,窗户开着,但窗帘遮挡着,厚实的帘布几乎没让阳光照进来。

       又没有风。

       他努力将注意力放回了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身上。

       “我走神了。”Sam按了按眼角,一阵疲惫刚刚流淌进他的躯干,蔓延到四肢,他觉得自己随时可以睡过去,但又不是真的困。“抱歉。”

       “可以理解,鉴于我本人并非一个有趣的谈话对象。”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但预约的时间不应该浪费。我是个主张物尽其用的人。”

       Sam点了点头。

       他们的两张椅子之间放着一盏小灯,男人的脸完全陷入了灯光无法照亮的黑暗里,Sam怀疑从对方看来自己也是如此。但似乎应该是这样,Sam想,他们都不想看清彼此的脸。他们只需要谈话。

       这个男人也许是个心理医生,但Sam不记得自己预约过心理医生。

       “Well,我们可以继续之前的话题,被天使附身是一种什么感觉?”

       好吧,他们之前在讨论天使的问题——一般的心理医生大概会直接判定这是一种心理疾病。他们总是认为信仰能够帮助人们更好的体验生活,却又并不相信上帝。Sam不确定自己之前是否说了实话,他在走神。但他还是可能说了实话,他最好还是说下去。

       “不是太妙,就好像——你的脑子被另一块芯片取代了,那玩意儿还是坏的。每天我都觉得日子少过去了几个小时。”Sam说,那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一点都不想再回忆起来。

       “但你说过了,你必须自己说出‘yes’,天使才能够附身。”

       看样子他真的招了不少,Sam在心里对自己做出来一个嘲笑的表情:“但我不是自愿的——我以为我是自愿的,但什么人扰乱了我的脑子。”

       他说“Someone”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自己没有意识到。

       “可怜的孩子——”对面的男人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悲伤、低沉又忧虑,就像他切实的感受到了Sam被天使附身的感觉,并为此难过。

       没什么好难过的,现在Sam已经摆脱这个了,他成为了独立的个体。

       男人停顿了几秒,似乎在调整情绪,然后他接着问:“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杀死一只地狱犬是什么感觉?那个时候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够通过那些测试吗?”

       空气像是停滞了一秒才重新开始流动一样,Sam感觉自己的某一部分思路也被空气的停滞卡在了某处,他顺着男人的话想下去,地狱犬,他没少见过这玩意,确切的说,也并不是见到。凡人的肉眼无法看穿那些来自地狱的生物。

       “你不会喜欢它们的血淋在你身上的。”Sam说,“但有些事必须去做。”

       “即使让自己置身险境?”

       “当它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Sam简短的说,他用了“We”。他听见男人短促的笑声,“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的笑意更明显了:“不,没什么。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

       Sam知道自己必须无条件的相信他。

       所以他得忽略掉脑子里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声音。

       ——Sammy!

       “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Mr.Winchester,你真的确信自己应该去消灭Leviathan?在你的脑子里还住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

       他连这个都说了——Sam痛恨自己在面对心理医生的时候意志不坚,但这也无伤大雅,心理医生并不会相信他说的任何东西,他们总是一方面迎合着自己的病人,一方面恨不得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Sam记得Lucifer,纠缠不休、谎话连篇。但最终Lucifer还是离开了他的脑子。感谢上帝——真正的感谢上帝,他带来一位好的天使,即使做过错事,但仍然是一位好的天使。

       “不论如何最后我们还是让Lucifer离开了。”Sam说。

       男人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他的声音变得不耐烦起来,听上去像是粗粝的砂纸磨过:“也许你天生就应该奉献,嗯?”

       Sam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他没来得及,而男人的问题一个个的抛向了他。

       “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你是否享受过失去灵魂的时刻?”

       “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你是真的做好了准备去面对Lucifer吗?”

       “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你是否,哪怕一刻,沉溺于恶魔血给你带来的力量?”

       ——有些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在这些逼问间流逝过去,Sam发现自己动了动嘴唇,但是他的脑子没能够跟上,他马上就忘了自己刚才想要说什么。

       他停了下来。

       他意识到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Mr.Winchester。”男人的声音这次听起来像是黑夜里的唯一一盏路灯,Sam仅能听到他的声音,“你对你的大学生活有什么看法?”

       Sam想起来了,他正在上大学,他甚至申请成功了Stanford的法学院,他就要去面试了。

       ——Sammy。

       他的太阳穴疼了起来,因为脑子里的某个声音,那声音非常熟悉。

       “你的家庭不需要你,还记得吗,Sam。”男人的声音将他脑子里那个声音打断了,“你想要留下来。你需要自己的生活。”

       Stanford.

       家。

       自己的生活。

       “你想要留下来,Sam。”男人的声音变得具有侵略性,像是要挤进Sam的脑子,Sam意识到他开始对自己直呼其名,而在此之前,他一直称自己为Mr.Winchester。

       这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Sammy。

       有人将他拖出了燃烧着的公寓。

       大火吞噬了他的女朋友。

       他正走进公寓大门。

       ……

       ——Easy,tiger.

       “Dean——”

       “该死的!你必须忘记他!”男人咆哮着,“否则你没法留在这里——你必须无所顾忌,你早该无所顾忌了,Dean Winchester已经死了!你还记得吗?!你记起来多少次了?!他死在你怀里!”

       Sam眼睛望着前方,那个男人的脸从阴影里探了出来,灯光能够照亮他的脸——那是他自己的脸。

       开始有风吹动窗帘了,帘幕迟钝的移动着,最后被大风扬起来。

       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漆黑的夜幕。

       “你还有机会,Sam,留下来。”他自己对他说,“忘记Dean,忘记你的兄弟。他已经变成了恶魔。”

       Sam记起来了。

       再一次的。

       再次回忆的过程正在摧毁他的神经。

       Dean拥有了恶魔的黑眼。

       “忘记他,Sam。”他自己坚持道,甚至走到了窗口,“这就是他留下的,漆黑的、深沉无底的绝望,地狱。你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安全,Sam。”

       ——Sammy?Sammy!

       “对不起。”Sam对他自己说,“我做不到。”

       他当然做不到,他尝试了无数次,但他知道他不能。

       Dean还在外面,那他就不能躲在这里。

       ——Sammy?

       那是他的兄弟,他的家人,他的爱人。

       “我会永远记得Dean的,无论他到哪里,无论他变成了什么。”Sam说,风更剧烈了,几乎要掀翻整间屋子,他自己正站在窗边,就好像完全不受影响——

       现在不是这样了。

       屋里的一切被从窗口卷走,包括他自己。

       “你会后悔的。”即使到最后他自己仍然没有放弃,“你救不了他的。”

       Sam愣住了。

       “总会有办法的。”Sam说,“只要我还没有放弃他。”

       ——Sammy。

       脑海里Dean的声音就像他记忆中的那样。

       坚定、有力,无论什么都无法将他带走,将他击倒。

       又如此温柔。

       “I love him.”

 

       


  SPNSD  
评论(1)
热度(21)
  1. 卷卷卷毛兔无人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