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ible(EA,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给阿夏)

 题目代表这篇文的质量。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我写文就这样了

 

-----------------------------------------------------------------------------

 

 

 

Terrible

 

       在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前Eames做过很多预测,次数多到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被Arthur传染了奇怪的脑回路。好几次他都觉得,他们应该停下、到此为止,别再想什么正式约会的事情了。

 

       Eames一向不太正经。Arthur一直说他除了口音之外一点儿都不“英格兰”。这点Eames反驳过很多次,作为一个有着如假包换英国血统的(甚至他还有个表亲的叔父——或者是什么别的亲戚——有那么点儿皇室血统)的不列颠人,他还是会亲自准备下午茶的。不过和大多数英国人比起来,Eames称不上典型,他真的不太正经,但干他们这行正经成Arthur这样的真的屈指可数,再说了,Eames到现在还没有经受真正意义上的发际线危机。

 

       他认为Arthur应该为此高兴。

 

       “哦——”Arthur用一种严肃的审度眼光打量他,“我以为你上半辈子都不务正业来着。”

 

       他们都称不上是有一份正式工作,盗梦是个有实无名的活儿,当然了,他们都很能赚,他们都是业界好手,每一个团队都想请他们入伙。

 

       扯远了,还得说回第一次约会上来。

 

       他们现在在一个建筑博物馆里。Eames想不出比这更糟糕的主意,30秒前从他们面前走过的那个男人的镜片大概有啤酒瓶底那么厚——Eames真正惊讶的是这种地方除了他们居然还真的会有活人。

 

       Arthur选的地方,还不是随便挑的,他每天都在犹豫,Eames怀疑他的那个随身本上起码记下了不下十个他觉得可以挑选的地点,但他最后还是从所有选项里找到了这个最无聊的,可喜可贺。

 

       现在板着脸的是Arthur,就好像他才是这个糟糕约会的受害者。

 

       “如果你这么讨厌金门大桥我们可以去看看别的。”Eames瞅了瞅其他地方,对Arthur说,至少得先把他们从这儿挪开——他们已经在门口站了快十分钟,接下来耗在这里也毫无意义,还不如赶紧转一圈从这里出去。

 

       “我就看看金门大桥。”

 

       是谁想出把金门大桥模型放在展览馆门口这个主意的?估计也是个脑子不太清醒的人。怎么说的来着?金门大桥算是自杀者的首选地之一,或许过一会儿他们就可以直接过去,手拉手从桥上跳下去——算了,Arthur才不会跟他一块儿跳呢,Arthur的字典里肯定没有“殉情”这个词。

 

       “我以为跟咖啡馆比起来这是个更好的主意。”过了一会儿Arthur才说,看上去面无表情,配上他那身特别不适合约会的西装三件套,Eames甚至有种他们这趟行程完了之后就要立刻投入工作的错觉。

 

       “咖啡馆挺不错的。”Eames说,这么站着说话太累了,他几乎想把胳膊撑到建筑模型上去,但还是忍住了,他不想交罚金,也不想被丢出去。“首先你可以坐着,其次你可以喝咖啡。”

 

       Arthur用一种“你是在开玩笑”的表情面对着Eames。

 

       “如果不是你,Eames,我会以为这是在损我。”

 

       “你对我的信任感太高了,甜心,我是在损你。”Eames耸了耸肩,“不过也不赖了,我还以为你会干脆建议我们去找个新的活儿——自从你说‘我们工作的时候天天在一块儿’我就在担心这个了。”

 

       “我没有那么——”Arthur似乎想说什么,然而他说不下去了,他把自己的领带扯松了一些,“金门大桥挺不错,我记得哪个电影里把它拆了来着。”

 

       Eames想了想,他和Arthur看到电影类型肯定不一样,不过这是个进步,他一直以为Arthur不看电影来着,他在Arthur的安全屋里能找出来的只有纪录片的碟,要多无聊有多无聊。

 

       但即使如此——

 

       “我觉得我们应该还是要到处转一下,你知道,站在这儿太蠢了。”Eames用一种轻快的语气说,好像他不是待在建筑展览里似的,“如果我们飞快地转一圈的话,大概还能找个咖啡馆坐一坐。”

 

       Eames想得比这还好,咖啡馆之后他们能找个餐厅饱餐一顿,晚上可以去酒吧——Arthur不喜欢酒吧吵吵嚷嚷的,但是他到酒吧里就很容易灌醉。

 

       这才像是正式约会该走的套路,终极目标大概都是酒店套房。他们还要好一点,他们可以回去Arthur的住处,尽管那个地方看上去像是几百年没有人住过了似的。

 

       Arthur并不情愿地接受了他的建议,但Eames得寸进尺地把胳膊放到了他的腰上。

 

       管他呢,这可是约会。

 

 

 

       “不得不说——”Eames停顿了一下,这间咖啡馆附赠的冰激凌味道不错,他被冰得抖了一下,“你挑选约会地点的能力真是比不上你的工作能力,亲爱的。”

 

       “大概因为我每年有十个月在工作,一个月在准备工作,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约会上。”Arthur用小勺敲了敲杯沿,“我不像有些人那么无聊。”

 

       “话不能这么说,像你这样的生活太不健康了。”

 

       “也不见得你有多健康。”Arthur说,他已经把领带取下来了,西装外套也放在一边,袖口的扣子解开让袖子稍微挽上去一些得以露出小臂。这大概就是Arthur在外面能够做到的最休闲的一面,但是Eames也没计较那么多,他宁可多花一点儿时间盯着Arthur露在外面的那截手臂。

 

       这让他忘了要反驳Arthur的话。

 

       “偶尔忘记工作的事情出来约个会什么的可是很有助于身心健康的。”过了一会儿Eames才说,Arthur从咖啡杯沿上抬起眼睛来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不过下次的行程得交给我来排。”

 

       Arthur耸了耸肩:“我可不跟你去看电影。”

 

       “就算是逛公园也比建筑展览的主意好一百倍。”Eames说,“嗯……大概除了在公园里面有可能碰见逼我买花送给你的小姑娘这一点。”

 

       Eames觉得自己已经看见那个场景了,不过Arthur绝对会毫不留情面地扔了那些花——当然是等到小姑娘完全看不见了的时候,Arthur不是个坏人。

 

       不过还是很没有情调。

 

       “没情调的美国人。”Eames最后总结道,Arthur想反驳却没反驳出口,所以Eames当做他是投了赞同票。

 

       “你应该试试这个冰淇淋,草莓味的。”Eames舔了舔勺子,“我记得上次你说喜欢这个口味。”

 

       Arthur的脸色看上去可不太妙,那杯咖啡看样子随时要泼到Eames脸上来了。

 

       Eames眼疾手快地把账单拍在了桌子上。

 

       “我们没必要浪费钱,亲爱的~”

 

       不管时间过去了多久Arthur的脑子里都不会写上“情调”这俩字了,Eames打算好好在这方面教导一下Arthur,虽然他也不嫌弃Arthur就是个没情调的傻瓜。

 

       看这个样子Arthur大概是不会去酒吧了,不过酒店套房之旅——不,Arthur的旧公寓之旅还是会继续的,起码Eames如此坚信着。

 

 

 

-END-


  EA  
评论(17)
热度(5)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