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le you were sleeping 第七章(变态!Sam x 公司高管!Dean)

Chapter 7

 

       “你有试过关机再开机吗?”

       Sam从耳机里听着那个声音粗噶的女人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他并不是十分介意这种无理,也不是很介意电话另一端的人究竟是谁——这栋大楼里能够给他下达命令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他只需要记住Dean一个。

       “哦,好的,现在它活过来了,感谢上帝!”

       同样粗噶的声音说了一句,甚至连再见都没有说就挂断了电话。

       好吧,Sam想,如果她非得认为接电话的人是上帝,那Sam也没有什么办法。他不打算给这些人解释上帝是个藏在天堂里的缩头乌龟,天使是一群言听计从的废物,或者诸如此类的随便什么玩意。随着时间的推进,Sam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什么人,Dean Smith原本应该是什么人,除此之外的其他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正对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停留在桌面上。有时候他需要花费一点时间做些“分内工作”之外的事情,其他人称这种行为是“不务正业”。然而现在他并没有在“不务正业”,或者说他什么都没有再做,只是盯着屏幕,保持着一只手撑着下颌的姿势。Sam确信自己现在头脑足够清楚,因为正是理智控制着他只是如此的坐着,而不是再一次砸烂眼前这张桌子。

       这张桌子是Dean为他争取来的。Sam知道这件事,HR在决定重新录用他的时候用一种令人厌烦的语气提起了Dean提他说好话的事情:“你得知道,即使你在公司里有足够有利于你的后台,你也只是个……普通员工。两年里你也没法更上一层,明白吗?”

       Sam都不太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回应的。

       他记得关于Dean——刚才他被叫上22楼进行例行的设备登记检修,几乎忙了一个上午,只有他一个人,就好像有人故意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工作都留给他似的。

       他看到了那个在Dean办公室的男人,他在对面的办公室里观察了一阵子,Dean整天都显得很疲倦——那是当然的,那正是Sam想要达到的效果。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了,但还不够长,并不足够,Sam还需要继续等待。

       他有足够的耐心。

       直到那个男人敲了敲Dean办公室的门走进去,Sam都只是在看。他知道那个男人,18楼刚来的新人,Bill Hurley,半个月前刚刚入职,Sam经常在自己的楼层看到他,没头没脑地拿着各种表格乱晃,甚至在入职不到十天的时候就弄坏了自己的电脑。

       这样的人正在接近Dean——正在打瞌睡,毫无防备的Dean。

       Sam不确定自己是否担心,他的两只手仍然在工作,在键盘上敲出正确的指令。这间办公室里的职员正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对Sam在做什么毫不关心。这让Sam放任自己走了一会儿神,他看着Bill在Dean的办公桌前徘徊了一会儿,几乎要离开办公室,但又犹豫着走回了桌子前面。

       Dean惊醒。Dean揉了揉脸。Dean向后靠下去,让自己的仰着头,把脖子露出来。Dean又低下头来了。

       他看起来简直就能立刻再睡过去,眼皮无力地撑着,Sam知道如果此时此刻他正站在Dean的桌子跟前的话,他就能看到Dean因为垂着头而更加明显优美的睫毛。如果Dean抬着头看他,他就会看见那些湿润发红的眼睑。

       他不应该在工作的时候想到这些的。

       “你检查好了吗Sam?”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一个男人叫他,“我们还要准备下午开会的表格——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它的重要性吗?”

       Sam强迫自己转过头来面对着眼前的计算机,幸好刚才他转移视线的时候并没有让自己的输入错误。

       “我当然明白。”Sam说,他希望自己听起来不带任何私人感情,他知道自己成功了,“请再给我两分钟。”

       他没用到两分钟,他只是等着程序自己运行完成,然后抄下主机背后的序列号。

       他还有多得是的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Sam盯着Dean准备放在Bill身上的那只手。他才从对面的办公室绕到这一头,准备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地从Dean办公室门口路过——他经常这么做,Dean很少能够发现他走过了。Sam事先听见了文件散落在地上的声音,听见了说话声。他没有刻意去听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前一秒钟他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特别关心的事情,所以现在他在Dean的办公室门口愣了两秒。

       Bill和他的视线对上了——Sam不确定自己现在看上去究竟是怎样的,但Bill注意到他了,表情看起来很僵硬,而Dean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许应该让Dean完全不知道比较好。这个念头在Sam脑子里极其短暂地闪过了,然后被他自己抛向了脑后。

       Dean在几秒钟之后转过来看着他。

       Sam并不喜欢Dean这样的充满距离感的对视,但Dean看上去像是想要向他走过来。

       只是看上去,Dean丝毫未动。

       Sam忽然反应了过来——他应该走开,从这里走来,否则下一刻他很有可能走上去,做出些什么冲动的事情来,比如砍下某人的手臂。

       这样这段手臂就只能为他自己所有了。

       这种疯狂的念头几乎是席卷了Sam的全身,但他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到这个,他做不到对Dean进行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所以他只是冲Dean点了点头,转过身继续走向这段走廊的尽头。

 

       某个瞬间他觉得所有的一切应该停止,他应该冲上前去做他早该做的事,强迫Dean接受所有的一切,所有出现在他脑子里的疯狂臆想。

       但当他10分钟后再次假装路过Dean的门口时(这次他能感受到Dean的目光),他已经不再去想这件事了。

       现在连他自己都无法预计所有的后续事件。

       但那并不重要。从来都不。

       他只需要Dean是他的,无论以何种方式。


  SDAUSPN  
评论(9)
热度(24)
© 无人之境|Powered by LOFTER